A-A+

小说+脆弱+王欢

2019年11月1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打破扑朔迷离的黑夜,只需要一束光;决定风铃摇摆的方向,只需要一阵风;结束朝气蓬勃的生命,只需要一次没有预估的天灾人祸或者心灵的崩塌。 题记 一辆破旧的拖拉机带着浓烟突突突地驶过山路,车上的猪叫声很响亮,仿佛告诉司机它不满山路不平打扰它睡觉似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打破扑朔迷离的黑夜,只需要一束光;决定风铃摇摆的方向,只需要一阵风;结束朝气蓬勃的生命,只需要一次没有预估的天灾人祸或者心灵的崩塌。

题记

一辆破旧的拖拉机带着浓烟突突突地驶过山路,车上的猪叫声很响亮,仿佛告诉司机它不满山路不平打扰它睡觉似的,却不知道自己将要被拖入屠宰场。山路两旁的白杨树叶已经变得黑黄了,拖拉机路过后,树叶落得满地都是。那些老母鸡咯咯叫着扭动屁股游走在落叶中,试图从那些刚落下的叶子中找到食物,时不时偏着头听枝头上鸟的叫声。山路旁边有间空心砖建的小瓦房,屋顶上瓦片重叠处长出了短短的青苔,最右边有一根正在冒烟的烟囱,上面有往下滴落的锈水,一滴又一滴,滴落在土灶一角,溅在灶上还没有炕干的红布鞋上,一层层锈迹晕开来。

吴桂花边端起一瓢包谷筛出嘹亮的声音,边开始学鸡咯咯咯的叫,那些在找食物的老母鸡迈出矫健的步伐,穿越干瘦的刺笼笼,狂奔到家门口。她撒下包谷喂鸡,看着这些只顾吃的肥母鸡,嘴里吼骂着:吃什么吃,自己都去找了,还没有吃饱啊?老娘真想把你们都放在砧板上几刀剁了。她说完后,老母鸡们仍然边吃边叫。她又转身去舀了一瓢包谷,踢了一脚斜放在门边的扫把,走出去喂猪去了。

阿松用力蹲下来将背篓放好,用手揉了揉眼睛,撸上衣袖抱了些猪草去给猪吃。

你是不是又背了满满的一背篓,重不重啊?吴桂花看着阿松头上的汗水和黑红的脸颊,内心泛起涟漪,边问边接过阿松手里的猪草。

不重,我今天就在对面菜地里割的猪草,一下子就背回来。把猪草递给吴桂花后,阿松在猪圈旁的石头上刮了一下解放鞋上的泥巴。

你先去洗把脸,我马上去热饭吃。

我去热吧,你先喂猪。

男娃儿家,热什么饭?洗脸后就看一下书,我把饭热好再叫你。

嗯。

阿松进屋拿盆洗脸,看到灶上的红布鞋,同盆一起拿了出来。洗好脸后,将红布鞋也洗好了。看着重新洗干净的红布鞋,阿松嘴角上扬了一下。这是吴桂花结婚的时候穿的鞋,除了必要时候一直舍不得穿,前几天需要赶场买点大蒜种子才穿上。

我叫你看一下书,你怎么洗鞋去了?你是想像你爸一样,一辈子当个农民啊?吴桂花看着儿子被冻的通红的手,直接大吼道。

阿松缩了缩手,红着眼睛低下头,没敢看她。

过来吃饭。

嗯。

阿松一直低头吃饭。他知道吴桂花非常恨他爸,每次发火都会提到,一辈子农民,没有什么出息,还在被人骗了后自杀,只留下年幼的他和一屁股的外债。吴桂花对他其实是很好的,不让他做杂活,只希望他好好读书,以后有一条好的出路。但每次看着她忙碌的样子,阿松还是忍不住去帮忙,最后也只好被她吼。

吴桂花往碗里舀了些汤,端起碗到门口吃,看着石头上晾着的红布鞋,使劲儿往嘴里扒了几口饭。她讨厌他爸,说好的陪伴一辈子自己先爽约,就算死了也要将做苦活儿的基因遗传给阿松,她希望他以后好好读书,远离这鸡猪相伴的地方。不用负债,不再让他割猪草,不再让她吼骂他。

吃完饭后,阿松看书,吴桂花洗碗。

妈。阿松突然想起了什么。

嗯?

我看这段文字写的很好,我读给你听吧?

嗯。

风起铃动,是风动,也是心动。我把对生活的企盼摇进风铃里,转换成只有你听得懂的语言。如何?我也觉得风铃的声音好听,没想到风铃还可以写成如此美好的文字。阿松知道吴桂花一定喜欢听他读书,他也喜欢看吴桂花听他读书时认真的模样。

嗯嗯,写的好。吴桂花听着他读书的声音,手上的动作放缓了许多,眉头也舒展开来。

和往常一样,吴桂花喂了鸡和猪,准备赶场去买点香火,几天后就到他爸的忌日了。她仍然穿上了那双红布鞋。走在路上,她尽量往干燥的地方走,嘴上不停念叨着:这该死的泥巴路,天晴了也还不完全干,回来又得洗鞋。吴桂花身材纤瘦,身旁的白杨树显得有点高大。干枯的枝头已经没有几片叶子了,几只不知名的鸟在胡乱叫着,几只乌鸦从她头顶飞过,钻进远方的黑云里去了。路边的包谷杆子七横八竖的倒着,几只蚂蚱从一根包谷杆蹦到另外一根上面,好像发出了声音。

阿松看到吴桂花去赶场了,他赶紧背上背篓去割猪草。这次他穿过菜地,去山坡后面包谷地里割。山那边的路一直延伸到好远,天边的黑云死死压住山顶,远处传来拖拉机的突突声。快到他爸的忌日了,关于他爸的样子他没有深刻的印象,没有照片,也从来没听吴桂花说起关于他爸其他琐碎的事儿,像是没有过这个人一样。但他还是惦记着他爸,也许是血缘的关系,只要吴桂花发火时说起他爸时,他总是会泛起泪光。

叮,叮叮吴桂花听到街角传来风铃的声音,便走了过去。只见卖风铃的人拨弄着不同款式不同颜色的风铃,碰撞见发出清脆的声音。她想起阿松给她读过关于风铃的句子,伸手摸紧裤兜里的钱,又呆看一会儿,手指向摊子上,最边上那个风铃多少钱?那个不贵,只要五块。便宜点,我看这个是最小的,颜色也是最丑的,你怎么买这么贵?这个颜色丑了点,声音还是好听的,你如果诚心要买,给你便宜一块,多余的不说了。再便宜一块,我就买了,你这天天卖的,还缺这一块钱嘛?四块,你买就拿走,不买就算了。三块。见卖风铃的人有些不耐烦,吴桂花佯装走了,才走了几步,就被卖风铃的人叫住:行了行了,看天要下雨了,卖给你吧。吴桂花笑笑没说话。看着黑云越来越低沉,吴桂花走过一家又一家的香火商铺,寻找哪家最便宜。等她买好香火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了,深秋的风刮得她缩了缩脖子,加紧了回家的步伐。

阿松割好猪草背回家后,把鸡窝里的鸡蛋捡到木盘子里,用竹扫把扫地,又将放在干柴上脏衣服洗了,也生火煮了饭。他把书本那在土灶旁边,一边看书一边看火。阿松不会烧菜,饭煮好后,拿着书到门边去看,和往常一样等着吴桂花回来。头顶上已经黑云密布了,仍然不见吴桂花的身影,阿松望了望山路的尽头,莫名担心起来。

天渐渐黑了,也下起了雨,走在山路上的吴桂花有些看不清路上的积水了,穿着红布鞋也照样踏过深浅不一的泥洼。她想只要爬过这座山,阿松就在门口等着她,看到她买的风铃肯定很高兴。突然山头有一大堆黑乎乎的东西滚下来,压过了身旁的白杨树

雨越下越大,阿松坐不住了,拿起家中那把唯一的伞,冲向山路。不知跑了多远,阿松看到前面没路了,被大堆泥土石头堵住了。心中的不安让他十分慌乱,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咆哮着哭喊:妈,妈雨声很大,大到他除了自己的叫声听不到任何声音

你妈的事情我们也很难过,这是无法预料的意外。尽管如此,你也要好好吃饭,好好上学,好好生活。逝者已登仙界,生者节哀顺变。镇上工作的小刘轻轻拍着阿松的背,皱着眉头说。

吴桂花死了,因为那天晚上的山体滑坡。阿松知道如果不是临近父亲的忌日,吴桂花就不会赶场,就不会遇到这场山体滑坡,就不会死。这一切果然都怪自己的父亲。阿松拿起沾满泥巴的红布鞋、风铃、香火和吴桂花裤兜里剩余的零钱,他哭了,哭得那样撕心裂肺,那样无助,那样让人心疼。明明前几天还叫他不要背得太重的吴桂花,让他不要做饭要看书的吴桂花,对着鸡猪乱吼骂的吴桂花,就那么一瞬间不见了,永远也见不着了。之后,吴桂花的尸体被政府安葬在阿松父亲坟墓旁边,生前讨厌阿松的父亲,死后还是得挨着,就像几辈子也甩不掉的毒瘤。

那些找食物的肥母鸡还在白杨树脚扭动屁股,时不时上来买猪的拖拉机总是顺着山路扬长而去,吴桂花买来的风铃被阿松洗干净挂在门边。政府给了阿松一定的生活资助,阿松却再也没有进过学校。阿松每天像吴桂花一样,学鸡叫、喂猪、洗鞋、种大蒜、烧菜,时不时也自言自语:那些死肥鸡,真想把你们都剁了熬汤喝阿松常常夜晚坐在门口,听风吹动风铃而发出的声音。有时候一坐就是一晚上,不觉得累,也不觉得高兴。

阿松活着,却好像活成了吴桂花。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