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牛桂珍和高麻子

2019年11月1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牛桂珍嫁给高麻子之前,曾经是村北头王老憨的婆娘。 王家一族是G村在新国家成立之初,被划定的地主。在当时特定年代,地主是个高成分,处处低人一等。本来就性子蔫的王老憨,自打王姓家族被划为地主成分后,变得就像禁了声的寒蝉。走路绕道,说话压着嗓子,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牛桂珍嫁给高麻子之前,曾经是村北头王老憨的婆娘。

王家一族是G村在新国家成立之初,被划定的地主。在当时特定年代,地主是个高成分,处处低人一等。本来就性子蔫的王老憨,自打王姓家族被划为地主成分后,变得就像禁了声的寒蝉。走路绕道,说话压着嗓子,看人时神态躲躲闪闪的,活像一个刚做过亏心事的毛鬼神。

牛桂珍是在王家尚未被划为地主成分之前,嫁给王老憨的。

王老憨家弟兄三人。

王老憨是老大,其父病逝于王老憨幼年时期。被划为地主成分的王老憨家,孤儿寡母依靠几亩薄田勉强维持生计。究其实,王老憨家只能算得上G村破落的地主。

牛桂珍娘家在距离G村不远的一个山村。路途虽然不远,但那个山村坡陡山峭,土地贫瘠干旱,一年四季几乎寸草不生。生得丰饴、带几分妖治的眯眯眼牛桂珍,被娘家发落到G村给王老憨做了婆娘。

高麻子是G村农业生产合作社刚成立时的社长。

高麻子祖上世代给人当长工,家里穷得连片炕席都没有。G村刚解放那会,长着一只鹰钩鼻子的高麻子,在揭斗地主运动中表现积极,被驻扎在G村的工作队队长选拔为G村负责人。及至农村生产合作社成立,高麻子又被提拔为社长。G村生产合作社吃集体大食堂时期,扭着丰诒腰肢的王老憨婆娘牛桂珍,被高麻子挑选到合作社的食堂里,帮灶。

农业生产合作社在G村大办的集体食堂,办到最窘困时,给加入合作社的社员们,每天连一勺子清可见人影子的汤,都无法兑现分出。农业合作社、整个g村人众吃集体大食堂后期,人们被大食堂清寡得能够照出人影子的大锅汤,喝得东倒西歪。

给集体大食堂帮灶的王老憨婆娘牛桂珍,却没怎么挨饿。伊甚至比刚嫁到王老憨家初做媳妇时,还要出脱得光鲜丰饴。

G村一度谣言四起。

有许多人亲眼看到高麻子和牛桂珍两人,芝麻绿豆互对上了眼珠。到后来,牛桂珍公然和g村生产合作社社长高麻子出双入对,俩人夜宿在集体食堂临时住脚处。

清瘦的瓦刀脸上长着一只鹰钩鼻子的高麻子,年长地主王老憨近十岁。

牛桂珍嫁到G村时,高麻子那个气息奄奄、能被一阵微风吹倒的高家婆娘,已经给高麻子生下了两个儿子。生下小儿子尚未满月的高家婆娘,被好事的几个女人撺掇,颤歪歪跑到食堂试图去捉奸。被堵在食堂里、气急败坏的高麻子,飞起一脚踹在自家婆娘胸口。气息奄奄的婆娘当场倒地,被人抬回家没过几日就离开人世。高家婴儿由高麻子母亲抚养。恬着腰身、娇息喘喘的牛桂珍,和罪大恶极的剥削地主王老憨离了婚,旋即就风光无限改嫁给G村的生产合作社长高麻子。夫妇俩没去高麻子家的旧庄院居住,而是搬到了新修在合作社隔壁的新院址里。

据说,害喜的牛桂珍想吃她娘家门前那株酸杏树上长着的酸杏子。

恨不得把牛桂珍捧在手掌心的高麻子,就令人把生长在G村村南水泉边的一株老杏树,挖抬到他家新修的庄院。

牛桂珍和高麻子生育了两男三女五个孩子。

高麻子和牛桂珍的大儿子高背,据村人们传说,模样长得和王老憨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高背小时候,人们经常喊着王老憨的外号叫唤他。足见高背和王老憨长得有多么相像。

高麻子对牛桂珍一生极尽宠爱。

包产到户,高麻子已经是个身体干瘦、气息孱弱的小老头。即使这样,他也不忘每天拿把铁锹在G村的村头地埂,寻找空地给他家开荒。

高麻子最终倒毙在他开荒的一处地埂边。

那个年轻时丰饴妖治的婆娘牛桂珍,在与大儿子高背的媳妇吵架后,上吊寻了无常。

和牛桂珍离婚后的王老憨,隔了几年,又续娶了妻室。

王老憨的新婆娘体胖个矮,乍一看上去就像半截粗木树桩。

木树桩说话声音瓮声瓮气的,上嘴唇长满了胡须般密集的一圈毛发。G村人给王老憨的这位新婆娘,起了一个外号叫澳洲毛。

关于澳洲毛,G村人在私下亦有许多传言。

据传说,澳洲毛生的儿子,像极了村里某个能说会道之人。

佟妮,出生于甘肃秦安安伏,兰大新闻系毕业,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媒体从业者。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