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因祸得夫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0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白小姐,真是难以置信,出国几个月喝了几天洋墨水,整个人居然都变得国际范儿了!”

机场附近的一星级酒店,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指尖的香烟,唇角带笑的打趣着对面一个几乎是赤/裸的女人。

女人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微卷的长发从头顶直达腰际,赤脚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美得不似人间独有。

“哪里的话,倒是尹先生您,几日不见,更是风流倜傥了!”

女人对于男人流连忘返的鄙夷目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边说,一边侧头开始摆弄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言谈举止中的轻佻与淡然哪还有几个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男人一挑眉,像是重新被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是吗?不过身体怎么还和出国前一样,瘦的跟皮包骨头似得,是我不在身边日子不好过吗?”

他伸手随意搭上她的手腕,两指并拢,中间竟还有不小的缝隙,男人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皱了皱眉。

“谁说的?现在‘骨感美’在国外,你都不知道有多流行!”

女人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攥着自己的手腕,回答的飞快。

“呵,白小姐真幽默,刚夸你有国际范儿,还真把自己当外国人了!”

男人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愣了一下,随即收回,好,真好,几个月不见,胆子当真大了些,竟然还敢躲避自己的碰触,真好啊!

“白小姐,三年的时间,我出钱,你出貌,我以为我们的目的都已经很明确了,到了这最后一次,你还需要矜持吗?”

耐心似乎被耗尽,男人慢条斯理的将指尖的香烟弹去,直接切入正题,眼睛禁锢着对面女人的身影,不给她一丝可以躲避的机会!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再说这是最后一次了,确实不需要所谓的矜持。”

女人像是没有料到男人会如此说话,眼睛微微一合,再次睁开便是下定决心的释然,手指微动,紧裹着的浴巾当即滑落,白皙诱人的身子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中,空气似乎因她的动作而变得炙热。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对自己曾经就服侍过的男人,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她的身子扯入怀中,白皙的大手不由分说的附上她的柔软,狠狠地一捏,女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破腔而出,真是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会对他如斯!

“怎么这么敏感?难不成这段时间在国外学会的只是一些皮毛?”

男人埋在她脖颈的唇,轻轻吐出的讥讽令女人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抬眼对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只一下,她便强扯出如花的笑颜。

“呵呵,先生不要操之过急?这几个月,我在国外学会的可多着呢!”

女人瞬间不在矜持,整个人风格大变,一个扭腰,便主动坐进了他的怀里,动作做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男人整个身子一滞,接着便轻笑出声,“果然,这才是你的本性,说实话,你真实的身体要比你虚伪的人要讨人喜欢的多!”

“哎呀,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哎爱女人矜持一点的撒!”

女人白皙的双臂盘着他的脖颈,在他的胸口来回不安分的嗅着,模样轻佻的使男人几欲抓狂。

“白小姐多虑了,像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们之间要说爱,那也只会是你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体!”

该死,真的不该幻想,她早该清楚这个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和当年一样,那么致命!

眉头只是一攒便又放开,女人继续笑的花枝招展!

“能让你爱上我的身体这不也是一种本领吗?既然你把我看的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对于曾经向我施舍过的男人,我更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身体!来吧,早做早完事,早死早脱生!”

女人说完,便主动凑上了自己冰冷的唇,只是一个接触,男人便反客为主将她深深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为什么你之前和我做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看我?”

男人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女人撇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着嘴唇,硬是没出声。

“是怕我从你眼睛里不经意的看出什么?还是你怕忍不住会划花我这张脸,白阡陌,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你的反应早就出卖了你的心?你最好乖乖的从实招来,我是真想看看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留在我身边的?”

男人的声音有着拼命刻制的愤怒,明知她留在自己身边动机不纯,但偏偏他的身体每次面对她都该死的不受控,那种压抑不了的疯狂让他急于想咆哮!

“还不说话是吗?我今天就要你睁着你那双迷蒙的眼睛看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尹莫驰让你受的的东西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受着!”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把手伸入她的内衣,大手拂过,除了带起白阡陌身体的轻颤,还留下了一连串的青紫,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过,不过今天他就是莫名的烦躁,就是莫名的不想看到她在他的身下还能这么理智。

这么多年,在他眼中,自己原来一直是以这种形象存在的,不知道是谁的可悲,白阡陌莫名的觉得心酸,用力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生生的将自己头撇开。

她的反应更是惹得男人一脸的不满,一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抓出的指痕,不由得再次愤怒的出声警告:

“白阡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个让我满意的样子,不然,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莫驰,你以为我怕你啊,反正横竖就这一次了,你要么就弄死我,要么就带着这一身的伤回家见你那新婚的娇妻,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倒霉……”

白阡陌猛力挣脱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索性不再折腾只是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她豁出去了,反正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

……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