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瞧瞧那张火车票

瞧瞧那张火车票

文/金晓林 东盛靠在床头,翻开日记本,小心翼翼地拿起那张泛黄的火车票,仔细地瞧了瞧,若有所思。车票上还清楚地显示:1533次,由杭州开往武昌,2006年7月6日18点52分,06车89号。几年来,他一直就习惯于这样的就寢前奏了。他珍藏这张火车票,是为了纪念那

NEW

夕阳染红的村庄

夕阳染红的村庄

夕阳像被打碎的红色染缸,把整个村子染得血红。那些绿树、残垣断壁还有那些吃红了眼睛的十几条家狗,都被涂染得猩红。它们追逐着,狂吠着,恨不得把整个村庄一口吞下去。空气中弥漫着尸体发出的腐朽臭味和血污的腥臭。胡同的尽头有一位白发老太太,她衣衫褴

NEW

无所谓

无所谓

或许是因为彼此都爱写点儿文章的缘故,郑璞与周君偶尔的时有交集。而郑璞对周君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他常常挂在嘴边,人们也因而记忆犹新的他的一句口头禅,那就是无所谓。比如人际交往,比如名利得失,比如稿件采用,比如吃饭呀这一类的,就像水过无痕,鸟过无

NEW

如今最好,别说来日方长

如今最好,别说来日方长

贝君疯狂地爱过一个姑娘,可心。 可心辞去北京的工作,回到家乡苏州。贝君也辞去工作,跟着一起回去。 到了苏州可心住在家里,贝君就在他们小区租了房子。 可心是家中独女,爸妈都想让她找个苏州本地人。于是,在可心回来后,就张罗着相亲。 可心每次去相亲

NEW

薰衣草花开

薰衣草花开

1、 妈妈,薰衣草花开了!妈妈,薰衣草花开!小薰要长大了两岁的小薰雀跃地拍着手,在花箱周围巡视着,像个小大人。还不时地俯身闻一闻,用手在小小的紫色花瓣上摸摸。那一排薰衣草,蓝紫色花穗,挺立的花枝,开得齐整有序,那么深沉而宁静。 蓝紫伊微笑着抬起

NEW

明月清风来相会

明月清风来相会

她,活泼开朗,爱笑,笑起来两只眼睛形成好看的弧度,眼珠子黑亮清透,像两弯明月。她所在之处,气氛必然活跃欢畅,她,是大家心目中的月亮。 他,稳重内敛,好思,沉思起来眉宇间似有波络流转,他坐若雕塑,行若清风,沉静而又清爽利落。他遗世独立,洒脱自

NEW

秋后的蚂蚱蹦跶蹦跶

秋后的蚂蚱蹦跶蹦跶

牧群 在打工妹队伍当里,秀儿属于川军嫡系,真正的实力派。虽不敢说琼枝玉叶,可正当花季,自有诱人的风韵。秀儿在村里做过几年民办教师。除了吃苦耐劳外,她颇有心计,外表憨厚可人,还有几分内秀。她做的这份工很俏,这家的男人到外省进修,撇下娇妻幼子。

NEW

穿梭在车厢的女人

穿梭在车厢的女人

如果把火车比做一座小城,每个停留的站点都会有很多人步入这座城。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上车,这座城也就塞得越来越满。小城里由原来的寂静无声到人声鼎沸,熙熙攘攘如闹市般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圈子。有人谈论买卖和房价、有人吹嘘政治、当然还有虚聊天气以及祖

NEW

梦雨

梦雨

文/冷梦钰 拉开窗帘,窗外雨哗哗的下着,时而大,时而小!风呼呼 的吹着!好高兴啊,可以见到你了!梦心里想着,拿出了珍藏已久的衣裙,打上你送的小花伞,走在与你相会的小路上,不知等这场雨等了多长时间,一个月,俩个月太长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呀!每一天好

NEW

那一场,粉色的雨

那一场,粉色的雨

文:水墨雨嫣 时间是那么柔软,可以滴出水。空气却在热烈燃烧着呼吸。 六月,炎热似火。此刻的心情犹如这燥热的空气,闷燥、厌郁。 没有一丝风。心,跟着灼热的阳光一起刺痛,一起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