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小说林】拎包入住

【小说林】拎包入住

搬到新房后,旧房子空了下来,夫妻俩商量着把它出租出去。 出租广告在大门口贴出去没几天,就有几个人打来电话咨询的。 第一个来看房的,是个戴眼镜的小伙子。他一看到楼房,就问:这楼得有二十多年历史了吧?男主人说:是啊,上世纪九十年代盖的,大概是一

NEW

小故事 大道理(3)、一锤准与一刀狠

小故事 大道理(3)、一锤准与一刀狠

在赵洼村,有两个名人,一个叫一锤准,一个叫一刀狠。 一锤准是杀狗的,一刀狠是杀驴的。 一锤准之所以被三乡五里叫得响,是因为他一生杀狗无数。他杀狗的时候不用刀,只需一把大号木锤,手起锤落,那大号木锤,不偏不正,正好砸在狗头中央。那锤下之狗,便

NEW

【小说林】丑丫(5)爷在,家就在

【小说林】丑丫(5)爷在,家就在

(5)爷在,家就在 就这样,我又回到了生我养我,我恨我怨的家乡。他们没收了我的手机和有可能会伤害到我的东西,把我关在赵家树家我们住的那个卧室里。令我高兴的是我爷并没有过世,只是前些时候大病一场,现在还很虚弱;令我气恼的是赵家树没有出门打工,

NEW

【小说林】转业

【小说林】转业

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反坦克导弹营的王营长,从团政委办公室里走出来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面对营区外那座他爬了无数遍的五峰山,仰望着半山腰间那似烟非烟、似雾似雾,漂浮不定的云朵,王营长习惯性地做了几个扩胸动作,坚毅的目光,在山上那青翠

NEW

【散文风】画落梅溪河

【散文风】画落梅溪河

梅溪河通水啦!同事盯着电脑屏大叫。 是吗?太好了!我淡淡的回答,但是思绪却飘向远方,脑海涌现的是一副美丽的画卷: 梅溪河潺潺流水碧波荡漾,河畔两边绿树红花,花丛中是蓝砖青瓦的长廊,长长的石板路弯弯曲曲的伸向远方。 河畔的右边,是直通水面的石阶

NEW

鲁向辉:【小说林】阻击

鲁向辉:【小说林】阻击

爸,你咋又去听课了?国强一进到客厅,看到茶几上又多了个红色的塑料盆,就开始埋怨起了岳父。又不要钱,不领白不领!岳父面带着得意的神情微笑着迎了过来,好像占了很大便宜一样。 爸!那都是骗人的把戏啊!国强提高了嗓门,责备起了岳父。 我又不掏钱,他

NEW

小故事,大道理(1) 一根针和一头牛

小故事,大道理(1) 一根针和一头牛

一根针和一头牛 —-题记:莫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 一根针怎么能和一头牛联系在一起呢?这纯粹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然而,发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周家湾一桩轰动三乡五里的盗牛案恰恰把一根针和一头牛联系到了一起。 这事还要从头说起。 周家湾是宛

NEW

齐川红:【小说林】杏儿不再开

齐川红:【小说林】杏儿不再开

三天回门后,星儿终于可以清净下来感受适应新的环境。以后就要在这里扎根生活一辈子。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想到这,她自个在心里笑了。几天的紧张矜持使她不曾注意到这里的一草一木,一鸡一鸭。院子里很静,也很冷,但还弥漫着婚宴的喜庆和芬芳。我要成为这

NEW

【小说林】指星星

【小说林】指星星

这是一种古老而简单的游戏。 张三静静地坐着,突然有人扇了他一耳光。他气愤地扯掉蒙眼布,但是,他却没有找到打他耳光的人。张三十分气愤。 主持人说:这没办法,你没有找到打你的人,照规矩你还得继续当你的瞎儿。 张三说:我们在玩游戏,打人耳光也行啊?

NEW

【小说林】减 肥

【小说林】减 肥

郭壮壮从小到大,身体一直就胖。最胖的时候,是在他20岁那年,虽然身高只有172CM,体重却达到了186斤。别人身体是纵向发展,他呢,是横向发展;别人走路是身体往前迎,他呢,是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