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 I 对 话

微小说 I 对 话

作者:狄大庆 一对老伴吃完早饭,坐在阳台上,边享受着冬日温暖的阳光,边开始唠嗑起来。 我昨晚又没睡好觉。老头抱怨道。 我知道你为什么没睡好觉。老伴接过话头说。她不久前被查出了恶性肿瘤。 为什么啊?说来听听。老头感到有点莫名其妙。 我知道你就想找

伤痕(小小说)

伤痕(小小说)

文/耿德亮 人的命运多舛,林语凡坐在北京西郊公园一隅,边抽香烟,边瞧着西沉的落日。不由心底升起一絲莫名的怅然。此时,那段军旅生活又重新浮在眼前。 1969年春,林语凡入伍在南京军区某部服役,1米8几的个头,出身好,高中文化,是连里的标兵,人长的俊俏

白蔷薇里的流年

白蔷薇里的流年

作者:离城 又到了每年的这个日子,我坐在蔷薇园小小的亭子里,陪着一个年迈的老婆婆聊天。 她说,孩子,你怎么每年都是一个人来这儿啊? 我笑着说,我喜欢一个人,没人打扰,独享春色。 老婆婆也笑着看了看我,颤巍巍的站起身,呢喃的说了一句,有些时候,我

雪,静静飘落——献给美丽的爱情

雪,静静飘落——献给美丽的爱情

雪静静地坐在车窗边,望着那闪过的景物,她说不清这一次自己心中的情感,她很喜欢听一首名叫《缠绵》的歌,她总在想:也许真的是爱得越深越浓越缠绵吧,否则,自己为何在一切都已淡成过去的今天,依然对从前是那样刻骨铭心地眷恋。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而她的

给爱呼吸的空间

给爱呼吸的空间

一个人坐在半岛咖啡,等待着一个朋友的到来。 朋友来了,无恙,眼神里带着些许的忧伤。 我很开门见山:你们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分开了。 会有转机吗? 不太可能了。 不知道再劝他些什么。我想,当一个女人不想再见到一个男人的时候,也许,就是在自己的心

秋恋

秋恋

她坐在拉丁区的一家小咖啡室里望着窗外出神,风吹扫着人行道上的落叶,秋天来了。 来法国快两年了,这是她的第二个秋,她奇怪为什么今天那些风,那些落叶会叫人看了忍不住落泪,会叫人忍不住想家,想母亲,想两年前松山机场的分离,想父亲那语不成声的叮咛她

你的清白无需证明

你的清白无需证明

在一个小城市的小宾馆,他坐在房间里,眉眼低垂,双手紧握,透出一贯的紧张。仿佛一把破旧的弓,稍微再加一分力,弦就会断掉。 他已经57岁了。看上去甚至更老些。虽然头发剃得很短,指甲整洁,衣服旧却干干净净,但他一直摆脱不了那个可恶的称谓:强奸犯。一

没有下雪的北京、成全了我的爱情

没有下雪的北京、成全了我的爱情

忘记这是第几次坐在这个咖啡馆了。面前的卡布奇诺都快喝完了,蓝怡低着小脑袋,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弹着桌子,眼睛偶尔偷偷的瞟向那个清冷瘦长的身影。怎么办?脸都快皱成一团了。回想几个星期前: 小怡,你说今年冬天北京会下雪吗? 当然会了,才11月呢。 我

HI,灏云,在天国还好吗

HI,灏云,在天国还好吗

坐在熟悉的公车上,打开窗,我突然不知道自己要去什么地方,或许每个地方都有你曾经出现的记忆,看着手机屏幕,想写点什么,才发现,其实什么都写不出来了。 HI,灏云,在天国还好吗? 我想你了,你知道吗? 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你的时候总会想哭,想着曾经的

错过

错过

苏以坐在陈锦对面,优雅地呷了一口咖啡,微笑着说,谢谢你还记得我。 陈锦目不转睛地盯着苏以。 错过他恍惚记起他们的大学时代。苏以是那个喧闹的校园里最安静美好的女子,低调而华丽地绽放在每个男生的心里。是的,她是一个女神一般的存在。 你当初给了我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