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我只要你三天

一生我只要你三天

1. 小暖 小暖是林墨为我起的名字,曾经被他用一种很有磁性的声音叫了3年。 认识林墨是在5年前,我19岁,大学一年级的学生。父母离异后,父亲很快娶了另一个女人进门。我是个倔强的孩子,接连看了那女人几次脸色后,我就不再跟他们伸手要钱。从17岁开始,我在

将来的那个人

将来的那个人

想知道自己是否爱一个人,只要想象一下,当他年老、卧病在床的时候,你愿意照顾他吗?想到他老是病的样子,你已经有些沮丧,那么,他绝不是你能够厮守的人。 很久以前读过一篇访问。被访者是一位事业成功的男士。他说,年轻时他有过一个女朋友,一次,那个女

只要快乐,暂时“单着”也无妨

只要快乐,暂时“单着”也无妨

我有足够的能力养活自己,想找一个他,无非是寻觅更加温暖丰富的人生,是锦上添花的事,即便锦上不添花或者晚添花,也不过是好和更好的关系,我何至于如此心焦? 华灯初上,办公室里小小地骚乱了一会儿。有家的早已归心似箭,恋爱的款款约定了见面地点,一屋

难以买断的记忆

难以买断的记忆

只要有钱什么都可以买,没钱是万万不能的这话似乎很有道理,女人一直相信这是真理,并一切都以这为标准。 女人找了个男友,很有钱的一个男友,她觉得自己很爱很爱这个人,也很爱撒娇,在这个男人面前几乎是没有任何的拘束,男人也很喜欢女人的自由跟散漫。相

静好岁月,不复如初流年

静好岁月,不复如初流年

曾经一致固执的认为,只要深爱 就一定能走到最后。可是、很多时候,那个我们用尽心思去爱的人并不是我们最后的归宿,他只能算是我们旧时光里一段不可磨灭的过往。直到最后,陌暖尘才想透彻这一点。 —–前言。 陌暖尘推开门出来,背离了身后热闹的人群,外

敢拿美女来试我

敢拿美女来试我

这一年多来,我快成了应聘专业户了,只要听说哪里有人才交流会,立马就去,还是没找到自己满意的工作。想当年刚毕业傲气十足,对一切都满不在乎,好像自己是多大的人才。可现在呢,到人才市场见到扫地的我都点头哈腰,赔上三分笑,更严重的是,女朋友叶楠发了最后通牒,

此狗不咬领导

此狗不咬领导

赵村长家的大狼狗海海有特灵性,只要你大小是个领导,不管穿戴多么普通、是否坐轿车而来,海海绝不会咬你。反之,如果你不是领导,无论包装的再阔、坐多高级的轿车来,海海都会狂怒地咬你。 吴乡长是赵村长的直接领导,他经常来赵村长家。工作之外,还有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