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玉超│再换个地儿试试(小小说)

郑玉超│再换个地儿试试(小小说)

再换个地儿试试 郑玉超 阿丙高中时,起初学的是理科,可一个月后细一琢磨,学个理化能干啥,于是,换成了文科。 这改头换面的做法最终没能改变阿丙的命运。落榜后,在家呆了一段时光,觉得该出去自力更生了,阿丙便去做了名送奶工。 别看刚走出校门,我觉得

郑玉超│致命的诱惑(小小说 上)

郑玉超│致命的诱惑(小小说 上)

致命的诱惑(上) □郑玉超 小池塘不再平静。 蟾蜍、青蛙、鱼儿、虾儿结伴入住后,春天的池塘便热闹起来,久违的涟漪重新泛起了欢快的波纹。池塘的四周,遍布青青的芦苇,细细的叶儿渐次舒展,半搭在池塘的边缘。春日的阳光透过或长或短的苇叶,静静地洒在水

郑玉超│灯箱里的小蜘蛛(小小说)

郑玉超│灯箱里的小蜘蛛(小小说)

灯箱里的小蜘蛛 □闲敲棋子(郑玉超) 广场的一个角落里,一只瘦小的小蜘蛛东张西望,想找一个能长久落脚的地方。 它忽然发现有一个灯箱,上面破了一个洞。小蜘蛛探头进去瞥了一眼,竟是一处好所在,遮风挡雨。于是,它决定钻进去,在那里安营扎寨。 不远处

栽花与栽刺(小小说)

栽花与栽刺(小小说)

栽花与栽刺 □郑玉超 前不久,应朋友之邀,我参加了一场新书发布会。发布会是专门为一位老者组织的,他是一名乡村小学的退休老师,还当过小学的校长。老人已年逾八旬,这么多年勤勤勉勉,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写的是上世纪初的烽火岁月。 主持人请参加发布会的来宾谈

郑玉超│暗 示

郑玉超│暗 示

总公司领导要来我们分公司视察工作。根据安排,要召开一个座谈会,分公司周总私下让我到时候主动发言,我是第一次遇到这事,拿不准何时发言。周总说,我到时候会给你暗示。并和我约好,他晃动身体的时候,我就踊跃发言。 谁知第二天路上堵车,到公司时,座谈

郑玉超│左手右手(小小说)

郑玉超│左手右手(小小说)

他家里很穷。父母很不乐意,她还是义无返顾。她的右手牵着他的左手,十指紧扣,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婚后的生活平淡而甜蜜。她每天都会粘着他缠缠绵绵,巴不得做他的影子,分分秒秒伴随在一起。 他常用左手紧握她的右手。她傻傻地感受他手心的温暖。就这样被紧

郑玉超│一棵树的问题(小小说)

郑玉超│一棵树的问题(小小说)

早上醒来,听到楼下一阵吵闹声。探头望去,见那株楝树下围着一圈人,中间站着两个主角小区物业管理员小王和对面一楼住户老顾,正为楝树吵得不可开交。 这棵树挡住了我头上的阳光。老顾抬头望着楝树,涨红了脸说,我得砍了它。老顾扬了扬手中的斧头。 楝树枝

郑玉超│侠 盗(小小说)

郑玉超│侠 盗(小小说)

静静的大河,一路向东流淌着,中途打了个镰刀似的回旋,形如弯月。村庄坐落南岸,遂得名弯月村。 弯月村近在边关,常受战乱困扰,今天颗粒归仓,明儿个也许金兵偷袭了来,抢个精光。金兵骑马,来去像阵风。金将又工于计谋,不久前朝廷派的汪睢首次出兵,就陷

郑玉超│让歌飘进你的心窗

郑玉超│让歌飘进你的心窗

傍晚的秋雨显得格外的凉。秋意将它特有的萧瑟,毫无保留地展现在我的面前。伞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我又将脖子缩了缩,几乎将脸埋进了衣领里。那雨水斜斜地钻进我的脖子,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个鬼地方,天气真他妈的鬼!我咒骂着。 这个地方我曾经再熟悉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