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 不 凋 谢 的 百 合 花(小说)

永 不 凋 谢 的 百 合 花(小说)

永 不 凋 谢 的 百 合 花(小说) 文/辛永健(吉林) 盼望了一天的他,终于打扫完卫生可以下班了。他匆匆忙忙地在水龙头下洗了几把脸。秋天的自来水已经很凉了,可他全然不顾。 脱下背上印有某某物业小区字样的灰色工作服,穿上早上出门时从家里带来的领口发

齐川红:【小说林】杏儿不再开

齐川红:【小说林】杏儿不再开

三天回门后,星儿终于可以清净下来感受适应新的环境。以后就要在这里扎根生活一辈子。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想到这,她自个在心里笑了。几天的紧张矜持使她不曾注意到这里的一草一木,一鸡一鸭。院子里很静,也很冷,但还弥漫着婚宴的喜庆和芬芳。我要成为这

云飞雪之百年雨思

云飞雪之百年雨思

作者:透明的鱼 盼望已久的大雨终于来了,雨下得出乎意料的大,波及的范围也出奇的广,绵延数千公里。 百年之后的夏云飞坐在小木屋里的窗户前,百无聊赖,用手指顺着窗子外面玻璃上的水流一遍遍地向下划着,试图一直沿着水流去寻找某个人,却一次又一次地迷失

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素凉站在篮球场看球。政管与经法,两个与我们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系,但她的神情十分专注,紧张时发出尖叫,声音可以压住身旁的鼓声。十月阳光明晃晃泼下。一张脸如此热烈生动。 总是会有人问,宁安,你怎会有素凉这样的朋友。2000年的素凉。穿紧身吊带,只过

手掌心里的爱情

手掌心里的爱情

摊开他的掌心 我终于看清楚,那一道不肯泄露天机的感情线 原是我一生都不能去的禁区呵! 浪漫的我最爱给人看手相,朋友们都戏称我是预测爱情的小巫女。 一直都固执地认为,人的掌心是藏着玄之又玄的秘密的,所有感情的悲欢离合,都尽收在那条感情线里,闲时常

花儿知道的秘密

花儿知道的秘密

中招考试的成绩出来后,我长长舒了一口气:我终于考入了本市最好的高中。 开学那天,办完报到手续,我来到学校的花园。花园很小,却很漂亮。当我的目光落在那一架从花廊顶上瀑布似的垂下来的蔷薇时,杜旭走进了我的视线。 杜旭实在算不上好看的男生,吸引我

三个字

三个字

一对恩爱夫妻结婚十年,终于喜得贵子,孩子自然成了夫妻两个的宝贝,给原来幸福的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 转眼宝宝两岁了,这一天,丈夫正打算出门上班的时候,看到桌子旁边有瓶杀虫的药水,盖子是打开的,他想到要把药瓶收好,但因为上班要迟到了,就对正在厨

一碗羊汤泡面

一碗羊汤泡面

终于,她说,我不喜欢吃羊汤泡面,真的,一点也不喜欢。男孩立即怔住,半天才讷讷道,天,我也是。为了你,我苦练了两个月。 她其实是个顶怕吃羊肉的人。她不喜欢羊肉的那种羊膻味,每次闻到,都有要呕吐的欲望。小时候家里人曾把羊肉包在饺子里,哄她说那是

往事 不堪回首

往事 不堪回首

一年多了!终于在此画上了句号。我应该开心才对,可是我在也快乐不起来,这场战争伤害了所有人。而我尽是罪魁祸首。 我求江答应我去外省,我说:在那边我会照顾好自己。我答应你不会去找前的。要是你还不放心,我签合同进大厂。反正你知道,我在家里一刻也不

小心驾驶,注意安全

小心驾驶,注意安全

风吹浪打历尽坎坷,我终于拿到了驾驶证。摸着自己的本本,开车的念头越来越强烈,虽说才刚刚拿本,尚无独自驾车经验,但好歹我也是有本有证的,自家的车不开多对不住我自己。 老公也怂恿我上路练习,还说花了钱拿了本,就不该再想着要依赖他这个免费司机了。而且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