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林】丑丫(5)爷在,家就在

【小说林】丑丫(5)爷在,家就在

(5)爷在,家就在 就这样,我又回到了生我养我,我恨我怨的家乡。他们没收了我的手机和有可能会伤害到我的东西,把我关在赵家树家我们住的那个卧室里。令我高兴的是我爷并没有过世,只是前些时候大病一场,现在还很虚弱;令我气恼的是赵家树没有出门打工,

纤细的爱

纤细的爱

公元四百多年,有这样一个女子,幼而聪慧,善隶书,读史传,有很多人想求娶她,但都没说成。后来父亲带了一个年轻人回来,她隔着屏风远远瞥向那个方向,又马上看向母亲,涨红了脸。 她成了他的妻,闺阁中的女子不知多少在羡慕着她,她抿着嘴望向她的夫君,男

美丽的映山红

美丽的映山红

题记: 在中国广大的农村,有许多这样的妇女,她们没有文化、没有技术而又不甘守着贫困,她们渴望外面的精彩世界,她们禁不住诱惑,但却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对此我只能说:她们的肉体堕落了,但灵魂是美丽的。 布谷鸟叫的时候,四月兰回来了。 我是在村头的老

在黑社会的那些年

在黑社会的那些年

很多认识我的人都不会想到,我这样一个拿水果刀都没力气的大学生竟然会进了黑社会。还在里面一呆就是十五年。 带我入会的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 在入会之前的那个晚上,我兴奋的一夜没睡,在头脑中想象着入会的场面,烧黄纸,喝鸡血,拜关公。可到了入会的

那个老人,飘荡的浮萍

那个老人,飘荡的浮萍

文/熊家金 南方的雨季总是这样,一下就是好几天,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灰白色的屋顶上,雨水混杂着泥土和杂草,沿着瓦缝淌下,滴答滴答……村子有些年头了,听老人说他们那一辈人出生就住在这了,斑驳的墙皮被雨水冲击得掉了一地,远处灰蒙蒙的,好像有几缕

知道得越多往往会失去得更多

知道得越多往往会失去得更多

有这样一个故事,我记得很牢,因为很多时候我们往往就是那个对秘密充满好奇的书生,而同样严重的后果我们也因此而被迫承担。 故事很荒诞,说一个女鬼爱上了一位书生,夜夜伴他读书,书生便生留恋之意,想娶其为妻。但人鬼殊途,女鬼经不住书生的苦苦哀求,就

听故事的人,多半是善良的

听故事的人,多半是善良的

他俩讲的是同一个故事。 他是这样讲的 这几天风声越来越紧,为了保住我们在这个城市惟一的联络点,我们不得不一再搬家。每天清晨,我望着在睡梦中仍带一丝惊恐的她,心中十分歉疚,我决心与她分手,提出这话时我努力表现得粗暴,否则她绝不会愿意离开我。我

松鼠之爱

松鼠之爱

她第一次在他面前出现应该是这样的情景:全系新生大会,120个座位的教室有150个人在场,黑压压,都坐满了。知道辅导员脾气不好,谁也不敢迟到。就她一个,来晚了。 他刚毕业没多久,脾气不好却是全校有名的,时常沉着脸,天生没有表情

我们的爱情过于匹配

我们的爱情过于匹配

如果有一天,人们都这样恋爱,如果有一天,爱情都和谐如此,看似预言,其实离我们已经不远—— 我跨进办公室,同一位笑容可掬的男子握握手:他叫布拉克,打扮得体体面面——当然,是和我比较而言。他比较快地翻动着一叠叠卷宗,就像是翻腾一堆烙饼。 “我担

小说| 付国芳:傻妞

小说| 付国芳:傻妞

三、破灭的梦 就这样那个帅气的已经长了青春痘的男孩去了小婷梦想中的大学,而小婷又重新回到了她的高中学校,校长这次没有免除她的学费了,但是有了李阳妈给的钱,小婷也顺利的开始了她的复读生活。这件事情之后校长和班主任对小婷的态度冷淡了许多,甚至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