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他、 或许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她和他、 或许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她与他相识在网络、她与他相遇在网络、她与他相聚很远、而网络让她和他觉得近在咫尺、慢慢嘚、她稀罕上了他、不过一直没说出口、也许这就叫暗恋吧。 她站在阳台上想念爱念的他、她的眼神落在近在窗外一个空阔的草地上面,当时是春天、大地万物都开始苏醒、所

爱到最后才发现,一切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爱到最后才发现,一切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很多时候,我想忘了你,却发现你在我心里占据着太重要的位置,很多时候,我想对你说,爱你我真的累了,但我知道你不会在意。很多时候,我想放弃爱你,却又无法割舍对你的情感。 爱上一个不爱我的你,我开心过,伤心过,失落过,甚至绝望过。只因望不掉你那美

夜,白玫瑰的葬爱

夜,白玫瑰的葬爱

其实,不是我不肯忘记,我只是怕,没有人给你送你爱的白玫瑰,你的笑靥会去哪里,没有人为你流泪,花儿,很快就会枯萎。 你知道吗?渐渐地,我爱上了雨,尤其是雨夜,因为我始终还惦记着,没有了我,谁为你打

“喊”你回家

“喊”你回家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日子。只是晚饭时间到了,男人依旧没有回家,女人摆在桌上的那些饭菜显得有些落寞。天已经擦黑,女人有些急了。 女人把孩子托付给婆婆,朝男人做事的地方走去山沟里的小煤窑。女人边走边打男人的电话,打了好几次,没有通。她还打小煤窑值班

三生石上的爱

三生石上的爱

我是佛前忘忧河里的一朵莲花,每天只是闲情的看着河中自己的身影,听佛朗诵着自己并不理解的经文。有一天佛放下了手中的佛珠,口中也不念诵经文,我就问佛,为何如此。佛不语,只是让我俯身而视,我只看到一对殉情的男女。我不知道为什么,便问佛。佛依然不

我所爱的,只是那一年穿着白衣服的男生

我所爱的,只是那一年穿着白衣服的男生

每一位女生或男生心中都有一位天使,绝对的唯一,只是在远远的地方,可望而不可及,我也不例外。 那是在哪一年,我也不记得了,大概是在高一或高二吧,我们学校的食堂是在公寓楼的地校,-1F,每次下去打饭都要下一大坡梯子。有一天,我跟闺蜜下完课去打饭,下

男孩和女孩

男孩和女孩

男孩和女孩相识在一次偶然的换座位,也许只是偶然,太多的故事便也不那么确定起来. 男孩和女孩其实早就在一个班只不过他们都不太相识,那时的男孩身边有很多朋友,有一个他所谓的知己,只是后来所有的都像风一样拂过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像风干了的潮水一样被来年的

三只羊

三只羊

在一座山脚下,有三只羊。一直是大羊,一直是中羊,一只是小羊。它们上山去吃青草。 山上有一个山洞,洞里躲着一直大灰狼。有一天,小羊上山去吃草,它的笃,的笃地走上山,大灰狼听见了小样的脚步声,就在山洞里问:谁呀?小羊说:我是小羊。大灰狼问:你来

在邻居家亲热

在邻居家亲热

我和朋友方立强很投缘,只是年龄相差十来岁。为了方便交往和照应,我俩把住房买在了同一个小区。事实上,还是我照应方立强的时候多一些,他是离了婚的单身男人,带着一个读初二的男孩子,而我呢,是一个未婚小伙,目前还没有什么事需要别人照应。 这不,一早

职权

职权

一只是狗,一只是猫。 一只在晒太阳,另一只也在晒太阳,只不过狗在主人的大门前,猫在主人的屋门前。 初春的太阳暖和,晒的狗懒洋洋的伏着,猫也懒洋洋的伏着。 一只老鼠贼头贼脑地不知从那突然冒了出来,老鼠瞅了瞅懒洋洋晒太阳的狗,毫无惧色地大步朝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