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手

右手

右手 我又看见白松了。只是少了一只右手。 三年以前,我刚毕业,来到公司报道。接见我的就是白松。 他长得高高瘦瘦的。面皮很白。他腼腆地握住我的手。他的手很细嫩,像女人的手。 后来熟悉了,知道有这样一双美手的白松,竟然是个修理工。如果机器有了毛病

吉姆·莫里森传记《此地无人生还》前言(3)

吉姆·莫里森传记《此地无人生还》前言(3)

起先,他只是为了纯粹的快乐才喝酒。我喜欢喝酒,他承认道,喝酒使人们放松,有时还能促进交谈。喝酒有点像赌博出去喝一晚上酒,不知道明天醒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有可能一切都很好,也有可能是灾难性的后果。就像掷骰子一样。这就像是自杀与缓慢屈服之间的

肥了时间,瘦了爱情

肥了时间,瘦了爱情

从警局出来的时候,赵子鸣只是青着脸走在前面,他刚跟小舟打了一架,明明他站了上风,但气势上他却败得很惨。小舟在公司里说楚清以前是做二奶的,被个秃顶的男人包了三年,说得像模像样,赵子鸣没忍住,就冲了过去。 他跟楚清都快要结婚了。 她的过去,伤了

日光倾城

日光倾城

你是不一样的烟火,但也只是烟火。 时光的帆让我在漂洋过海后与你相遇,你在远处微笑。天空的日光藏匿在云朵的身后,而你的目光却燃烧了我所有的热情。 也不知是多久以前,我还是个懵懂无知的孩子,那些无心事的日子总是太悠然宁静。那时候的风,柔和的仿佛

落叶之秋

落叶之秋

路上风光只是四季交替,春去秋来,下一季又会是什么? 春来之时,枯树换嫩芽,枯草繁荣,不知绵延何方;只知花香扑鼻而来,蝴蝶翩翩起舞,蜂鸣绕耳,又扬长而去,再待春归来时,牡丹依旧繁花似锦。人以情可把世间美景,尽收眼底,却抵不过由内而外的一丝丝凉

提来米苏之恋

提来米苏之恋

女生版 我想我只是这个学校里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子。我从来不穿淑女的裙子、性感的靴子。我只穿黑色的衣服和牛仔。走路的时候也不会左顾右盼。低头,直视,是我的一贯姿态。惟一不同的是我的睫毛是蓝色的。 我欣赏学校里独来独往的女生。每次和这样的女生擦肩

我不很想你

我不很想你

我只是在走到某个路口的时候才会想起你;我只是看碟看到一半的时候才会想起你;我只是听歌听到中间时才会想起你。我真的没有很想你,我只是在我不想想你的时候想起你。 这样真好,我没有很想你,我没有想你想到发疯,我只是想你到眼睛潮湿。 我去睡觉啦,但

张小娴爱情隽语

张小娴爱情隽语

深情是我担不起的重担,情话只是偶然兑现的谎言。 我爱你,为了你的幸福,我愿意放弃一切包括你。 世上最凄绝的距离是两个人本来距离很远,互不相识,忽然有一天,他们相识,相爱,距离变得很近。然后,有一天,不再相爱了,本来很近的两个人,变得很远,甚

闪着荧光的外衣

闪着荧光的外衣

他和她,只是那么普通的一对夫妻,他们的家坐落在一条匆忙的国道边上。 一天晚上,正在做饭的她听说又发生了车祸,死去的是一个骑车的男子,女人的心一紧,第二天,她给丈夫买了一件新衣,那是一件很普通的衣服,在衣背上镶着几道荧光彩条,一到暗处便会闪光

色相本无凭,只是执之一心

色相本无凭,只是执之一心

有一个男子的妻子因为爱上了别人,想要离弃丈夫,因此设计假死,并串通旁人买了一具妇人的尸体,让她的丈夫相信妻子已亡故。 深爱妻子的丈夫伤心欲绝,只好把尸体火化了。 可是,他实在太爱他的妻子,因此把那妇人的骨灰成天带在身边。 这样的深情,让背叛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