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张春生之死

小说:张春生之死

小说: 张春生之死 作者/刘玉伟 在铁路医院的太平间里,我掀开那雪白的被单。眼泪忍不住又流了下来,这就是我熟悉的,刚刚二十一岁的张春生吗?那个活蹦乱跳,健康帅气的小伙,就这样走了?他那没有一点血色的脸庞上,细而黑的眉毛下,紧闭着眼睛。高高的鼻

李悝之死 (小小说)||江苏 草 冠

李悝之死 (小小说)||江苏 草 冠

● 草 冠 公元前395年秋天,魏国国都大梁显得特别美丽,安静。长天一尘不染,湛蓝湛蓝,有白云浮在晴空。树叶开始泛黄,金色的银杏点缀着繁华的街道。官车被马牵着,在街上徐徐驶去,遇到卖粮的牛车,都会停下来让行。坐在牛车上进城卖粮的农民,黝黑的脸上

【闪小说】余仕开‖高局长之死

【闪小说】余仕开‖高局长之死

作者简介:余仕开,江西上饶市广丰区人,爱好文学和音乐,闲时写些小文自娱自乐。 高局长不幸得了一种怪病,病情很严重,住进了医院。 高局的病没朝医生预期的方向发展,反而更加恶化,在医院只呆了两个月,就去世了。 根据家属的意见,追悼仪式从简,就在局

【小说林】英雄之死

【小说林】英雄之死

报!匪寇逼近! 五十多岁的寨主凛然端坐大堂正中,朴实敦厚的脸上透着果敢刚毅。 听完禀报,剑眉一扬:四门?声音沉稳而洪厚。 一虎背熊腰之人应声而答:万事俱备!声若洪钟,正是张居武。 寨墙?寨主瞟向另一人。 一清瘦的两眼闪着精光的人抱拳应道:万事俱备

汪曾祺小说:天鹅之死

汪曾祺小说:天鹅之死

天鹅之死 阿姨,都白天了,怎么还有月亮呀? 阿姨,月亮是白色的,跟云的颜色一样。 阿姨,天真蓝呀。 蓝色的天,白色的月亮,月亮里有蓝色的云,真好看呀! 真好看! 阿姨,树叶都落光了。树是紫色的。树干是紫色的。树枝也是紫色的。树上的风也是紫色的。

灰鸟之死

灰鸟之死

时光是崖,我们在两岸。 她只说:来不及了。 他们在网上相识,她不屑于相信这缥缈恋情,却感觉了那静悄悄空洞洞的吸力。 他们聊得散漫,话头像两匹闲荡的马,不离不弃,却没说过爱,这个词早已被败坏。这是四月,她忘了关窗,丁香碎的雨雾淋湿了她的手指,她

小说+德民之死+曾培

小说+德民之死+曾培

德民之死 曾培 在这个小村子里面死个人其实不是大事儿,因为人总是要死的。死个人对于村里的一些人来说还是难得能够开荤的好日子,给个五十、一百的,一家人能连吃好几天。 生老病死都很正常,但德民死得有点不一样,德民死在外地,这是这边的人最忌讳的,人

屠夫之死系列 《盯梢》:晓波小说选

屠夫之死系列 《盯梢》:晓波小说选

《盯梢》 老吴被盯梢了。 直到见了我。他才稍微的松了口气。他回头看了一眼,街面上,两只公鸡扑腾着翅膀,斗得难分难解。街面上吹过一阵风,带着落叶忽上忽下。深秋了。老吴把两支手拢在袖子里。走几步,就回过头来看一眼。似乎街道上的每一个地方,随时都

屠夫之死系列《屠夫之死》:晓波小说选

屠夫之死系列《屠夫之死》:晓波小说选

姚广智上吊了。 这之前,夜黑如墨。凭空里一道闪电在天地间撕开一条不规则的缝隙,一串炸雷在屋顶上滚动。斗雨如泼。 姚广智在似醒非醒之间,发现自己被人按倒在案板上。耳边有隐隐的磨刀声。这种磨刀的频率他太熟悉了。以至于他开始怀疑,这个磨刀的人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