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刘纲要/绿箭

【小小说】刘纲要/绿箭

【小小说】刘纲要/绿箭 这是本部门的聚餐。那天,作为部门领导的郭文林多喝了些酒。关键是在与新来的美女多喝了几杯之后,居然还要喝交杯。郭部长酒醒之后想想,觉得自己有些失态。 对于这样一个女部下,他既开心又担心。 新进来的女部下,叫孙晓丽。其实也

小小说: 一枝玫瑰花

小小说:  一枝玫瑰花

小小说: 一枝玫瑰花 作者/吴勇 这是老婆睡前朦胧中讲的一个小故事,她说是她朋友的同学讲的。故事也许是道听途说添油加醋,也许是捕风捉影子虚乌有,也许就是一段梦语。虽然是否属实无法考究,但若你能信以为真,这若有若无的梦呓偶尔也能把我们带回早已忘

最后的宽容

最后的宽容

男人和女人相爱在校园。她下嫁给他,这是现代版的七仙女下凡。女人的父亲是那所大学所在地的政府显要,母亲是一家研究所卓有成果的研究员。而他呢,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中国农民的儿子拥有什么?谁都知道。 但是她却死心塌地地跟着他,她放弃亲情和前途到了他

小小说:命运灾福 作者/汪全辉

小小说:命运灾福 作者/汪全辉

作者/汪全辉 这是真实之事,事就发生在我的头上,说来都是命运的之灾福吧!去年我于十一月五号在穿越村子前的公路上行走发生车祸之后,手神经经过三个多月的住院治疗却仍然无法康复,由于肇事方因车保了险不肯支付医药费,只好自己添交了十多万,家里的积蓄

牛青春||装满爱的红包

牛青春||装满爱的红包

牛青春/作 这是去年的事了,迫于生计,我已经两年没有回家过年了。自父亲去世后,母亲就独自在乡下生活。我多次提出要接她来城里居住,都被她找各种理由拒绝了,母亲说乡下才是她的根。 去年腊月二十九,飞雪满天,我无比挂念千里之外的母亲,携妻带子顶着风

亲密女儿的散文

亲密女儿的散文

女儿对我和我的妻子来说是一件棉外套。这是毫无疑问的。 去年,我妻子感到有点胸闷。我怀疑她是“心绞痛”,让她在舌尖下按压一块“硝酸甘油”。她还以640元的价格买了一瓶“医

情感素描的第五天

情感素描的第五天

这是在南部进行素描的第五天,也是当天最大的降雨,尽管仍然有很多人要去绘画,但我纠结了很长时间,最后选择躺下。实际上,老实说,这些天没有真正的懒惰。可以说,有时候,除了晚上睡觉前

于无声处

于无声处

(上篇) 这是一幅多么震憾人心而又寓意深远的油画啊,在翻滚弥漫的乌云中,几道靓丽的闪电刺破沉沉云翳的囹圄照亮漆黑夜空。那闪电像秋收起义的梭镖,像延河战火的枪刺,像八一南昌起义划破暗夜的枪响…… 透过画幅你还能想象得到,不!你能醍醐灌顶般真切地

这是一只愤世嫉俗的狗

这是一只愤世嫉俗的狗

一身的黑皮毛,加上一双黑亮且忧郁的圆眼,带着白边的尾巴自然下垂,这是每个路过那条巷子时所能看到的一只狗的模样。它,那只游荡在街头巷尾的狗,除了我,没人认识它,强调一点,我是真的认识那只狗。 说来也是一种缘分,那天下了夜班后我就往家赶,天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