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寻找

父亲的寻找

小说专栏 父亲的寻找 文/马建忠 周一的阳光总是慵散,像树懒缓慢攀爬。碰头会结束,甄诚一脸铁青地从编辑部主任办公室走出来,他摊上事儿了。 同事们跟在后面窃窃私语。A记者说,上周领导还一个劲儿夸他能干,你看怎么样,福祸相依,人呢,千万别得意。 B记

我终究没有等到你

我终究没有等到你

女人很奇怪,总是想了解喜欢的人的前女友,了解和自己本来毫无关系的经历。如果你也曾一条条翻过他前女友的各种社交帐号的状态,我想你一定懂得我写下的故事。 我终究没有等到你。只剩偶尔想起你。 我有个很多人都觉得浪漫的职业电台主播。尤其《从你的全世

那个老人,飘荡的浮萍

那个老人,飘荡的浮萍

文/熊家金 南方的雨季总是这样,一下就是好几天,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灰白色的屋顶上,雨水混杂着泥土和杂草,沿着瓦缝淌下,滴答滴答……村子有些年头了,听老人说他们那一辈人出生就住在这了,斑驳的墙皮被雨水冲击得掉了一地,远处灰蒙蒙的,好像有几缕

爱,就在你身后

爱,就在你身后

男孩和菁恋爱的时候,总是走在她的身后。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问他:“是不是不喜欢和我走在一起?”他憨厚地笑笑说:“哪能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哩。”但她总觉得有一种孤独感,缺少安全的感觉。 但她总会得到他及时的提醒:“前面有个坑。”“车来了。”等到

爱情的第二道茶

爱情的第二道茶

他和她都是离婚之后再婚的人,所以,他总是形容自己和她的婚姻像是茶中的第二道:第一道已经喝过了,最初的缠绵和清香已经过去了,两个人是怀着平和的心态结婚的。不过是为了找个伴,不过是为了人生路上有个相互取暖的人,回到家里不再是一个人冷冷清清地看

栀子花,白花瓣

栀子花,白花瓣

1 大学校园里总是有着秘密的,对于细心的我来说,发现秘密其实不过是很容易的事情。刘莹总是跟我抱怨说,这个地方真是没劲,找不到一处好玩的地方。我听了,没有做声。其实我发现了一个很隐秘的所在,只是刘莹没看到而已。 那是宿舍楼后的栀子树,我留意它已

简单爱情

简单爱情

婚后,他总是早早回家,熬粥,炒菜,在厨房里忙忙碌碌。她进门的时候,桌子上就已经摆上满满的饭菜。接着,两人围着桌子,吃酸辣的土豆丝,喝软香的大米粥。 不知什么时候,她回家越来越晚。他左等右等也等不到她熟悉的敲门声。看着桌子上的饭菜一点点地由热

胆小鬼,你总是自作聪明

胆小鬼,你总是自作聪明

他暗恋着她。就在那个夏天,邂逅后简短的相处中,他甚至还没看清她的脸庞,鬼使神差地,他恋上了她。被她一头秀发吸引,被她的言谈举止迷惑,他触电了,他暗恋她了。 他总认为她对他很好,认为她也喜欢他,他的心越发被她挤占,可他不敢跟她表白,他总是默默

爱已欠费停机、写给深深伤害过我的男生

爱已欠费停机、写给深深伤害过我的男生

回眸,总是感慨万千,为何你会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却停留得如此的漫不经心。 在那个夏花盛开的季节,是我最纯真的季节。你在夕阳西下之时说我是学下后花园里的一朵,在别人看来也许一般,在茫茫花丛中也许很平凡,可你却觉得我是最特别的。谁都不知道,彼时的

若相弃 必相忘

若相弃 必相忘

【若相惜,不相弃;若相弃,必相忘;】 有些人,有些事,总是那么的难以忘怀,记忆的烙印是那样的深刻,像树的年轮,剥掉一层还有一层,都说巨蟹男人是好男人,是家庭观念很重的人,很重感情的人,还有的说巨蟹男人很怀旧,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得上是那样的巨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