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林】命运

【小说林】命运

文/张显鸿 (01) 养这些东西弄啥?家里整天骚哄哄哩!男主人在客厅里掐着腰。 我想养!我想养!女主人在沙发上哭泣。 让你溜的时候看紧点,别乱走窝,你就不听!男主人说。 它是个人?在哪儿走窝我咋知道?女主人说。 你瞅瞅长那个样?一只眼,灰不拉几的,一

梁秋根小小说 | 位 置

梁秋根小小说 | 位 置

作者简介:梁秋根 ,笔名:南湖主人,武汉科技职业学院教师,热爱文学,曾在《楚天都市报》《武汉晚报》《湖北青年报》《长江航运报》等报刊发表过数十篇文学作品。 地铁2号线上,李城坐在座位上翘着二郎腿,闭着双眼,眉头紧锁,这几天烦心事挺多:办公室主

郑玉超│“失踪”的男主人(小小说)

郑玉超│“失踪”的男主人(小小说)

我帮扶的那家五口人,男主人、女主人及三个女儿,大女儿读初二,另两个读小学。去了多次,偶尔见到女主人,她的身体不太好。问起男主人,她说在大城市打工,过年才回来。问她在哪座城市,她微笑着,摇了摇头。 女主人告诉我,自己在村里人家帮工,赚的钱不多

谁来做我房子的男主人

谁来做我房子的男主人

这是套能从客厅大落地窗看见浦江对岸东方明珠的公寓,这样的地段,这样的两房两厅,房价肯定是贵得吓死人。央央坐在宽大的沙发上给我们讲她的故事,眼睛不时地瞟向正在一边玩耍的儿子。作为一个外地来上海奋斗的女孩,30岁的她能拥有这样的一套房子,还有一

红帽子找主人

红帽子找主人

帽子店里有一顶红帽子,红红的帽身,白白的帽沿,顶上还有一个毛茸茸的绒球,可漂亮了! 帽子店里的帽子一只只被买走了,只有红帽子还没有找到它的主人。红帽子等不及了,一阵风吹来,它趁机从货架上跳下,骨碌碌地滚出了店门,去找它的主人了。 一群孩子在

可怜的猎狗

可怜的猎狗

猎狗每天都在山林中奔跑,有时是跟着主人,有时是自己玩耍。 与主人同行时,猎狗十分听话,不论主人打到什么猎物,它都会主动奔过去,衔回猎物,向主人摇头摆尾地请功。 如果是自己捕到的猎物,它也只是将猎物闻一闻,最多是舔一舔,自己却不敢动一口。 由于

眉毛和睫毛的故事

眉毛和睫毛的故事

当主人沉睡的时候,脸上的眼睛、鼻子、耳朵开起了讨论会。 耳朵说:我每天都要替主人听各种声音,真累啊!鼻子说:主人老是用我闻各种味道,我的工作也不轻松叫!眼睛说:我呢,每天,主人一醒来,我就开始工作,为主人看路,帮助主人读书,我最辛苦了! 接

别墅的主人

别墅的主人

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出猎人的枪口。 郊外一幢豪华的别墅内,一个身着浴衣的男人坐在壁炉前,津津有味地品尝着美味的食物,还时不时地往杯子里斟点葡萄酒。他伸手拿起一张唱片,想往电唱机上放时,门开了,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走进来。“请原谅,门没关。”来人

整容的狗

整容的狗

我本来是一只普通的家狗,我最初的主人是位孤寡老人。为了让我过上更好的生活,临终前,他花了一笔钱,找到一家动物美容医院帮我做了手术,让我变成了名贵的北京狮子狗。 不久,我就被一位满身名牌、美丽高贵的妇人从宠物店里高价买走,住进了一栋漂亮的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