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梦系列短篇小说——雨女王

梦中梦系列短篇小说——雨女王

我只给他吃了一只乌鸡蛋,他就活下来了。 这之前我一直是一片流浪的云影,没有任何能力,没有什么目标,整日在天空飘来飘去。可是那天我给了一个快要死的人一个乌鸡蛋之后,我的命运忽然改变了,我成了雨女王。 就像一个大梦初醒的人一样,感到有无穷的精力

春风可曾吹过我

春风可曾吹过我

丁晓柔离开家之前,恨恨地看了一眼室友林美丽,她正睡得喋喋不休。丁晓柔走上前去,拿起茶几上林美丽吃剩的方便面,眼也不眨地扣在林美丽身上。 酸菜汤流了一沙发,林美丽竟然没有醒,翻了个身继续睡。 自从合租在一起,丁晓柔已经无数次在她的梦话声中醒来

你不知道雪人的心

你不知道雪人的心

认识苏更之前,我先知道了他的名字。总觉得他应该是35岁以上,一脸沧桑,而且不苟言笑。其实全然不是这么回事。 美院毕业之后,我被分到杂志社做企划,苏更就坐在我对面。我真的不敢相信,已小有名气的苏更竟然那样年轻。 苏更很活跃,其实那时我对他的背景

用哭来表示的幸福

用哭来表示的幸福

去会那个女孩之前,他总会揣上七颗神秘的安定。 他第一次见她,就知道她失眠得厉害。脸色苍白,神情疲惫,这是失眠的主要特征。所以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也许你需要安定。他用了也许,是因为他见过很多娇揉造作的女孩,明知道自己有病还不肯承认。他不能判

爱的海洋

爱的海洋

有一对情侣,男的非常懦弱,做什么事情之前都让女友先试。女友对此十分不满。 一次,两人出海,返航时,飓风将小艇摧毁,幸亏女友抓住了一块木板才保住了两人的性命。女友问男友:你怕吗?男友从怀中掏出一把水果刀,说:怕,但有鲨鱼来,我就用这个对付它。

没有耳环的耳环眼

没有耳环的耳环眼

在认识他之前,她从不知道男人也会有耳环眼。 是中学时代一个秋高气爽的游园日,他们在东湖划船。他先上船,回身来接女孩子们。她小心翼翼地跨上船舷,船一个摆荡,她踉跄地跌靠在他肩上,一眼看见,不禁低呼:呀,你有耳环眼。他早用力一捏她的手,示意她噤

冰纹瓶的故事

冰纹瓶的故事

在认识他之前,她是廊檐上一株细雨打湿的蔷薇,美丽、高贵,只能仰望,不可攀折,追求她的人不少,也几乎个个比他登样,但是到底她还是没有选择任何一个。那个时候,她是任性而骄傲的,关于爱情的原则,她坚定地以为是宁缺毋滥四个字。 她和他相识在朋友的婚

相遇之前

相遇之前

有一天,他与她相遇在内地的一家地方电视台。 然而我要说的是他们相遇之前的事。 那时她就读千首都一所名牌大学的新闻专业。容貌出众,成绩优秀。一位金发碧眼的留学生曾许诺要带她去他的国度,她没有答应。临毕业时,又有一位父母均为京官的男同学在某国家

佟妮小说:赵遂女

佟妮小说:赵遂女

在赵遂女尚未嫁给汪贝生之前,有百分之八十的高村人都认为住在村北、年过四十的汪贝生可能要打一辈子光棍。 也不是说出身地主、早年丧父,独自帮衬母亲抓养兄弟姊妹的汪贝生这个人到底坏到有多么不可救药。反正在高村,素常村里要是丢个背草的大背篼,再或者

牛桂珍和高麻子

牛桂珍和高麻子

牛桂珍嫁给高麻子之前,曾经是村北头王老憨的婆娘。 王家一族是G村在新国家成立之初,被划定的地主。在当时特定年代,地主是个高成分,处处低人一等。本来就性子蔫的王老憨,自打王姓家族被划为地主成分后,变得就像禁了声的寒蝉。走路绕道,说话压着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