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赵呆/子顺叔

【小小说】赵呆/子顺叔

【小小说】赵呆/子顺叔 顺叔走了,享年79岁。 顺叔是大年三十悄然离去的,大家知道时,已是来年初二了。 我们高庄几十户人家,全姓高,顺叔除外。 顺叔姓什么?没人知道,有一次他说他也姓高,高庄的一位长者听了,狠狠地说,你一个外来户,怎么会也姓高?从

春天来了,爱情走了

春天来了,爱情走了

她是他的情人。她爱了他5年,执著而痴迷。 她身边的朋友来来往往,都陆续结了婚,消失在彼此的视线里。她的身边也不乏追求者。但她只单单爱他,并且从来不向他要求些什么。他也很爱她,总是尽可能抽出时间来陪她,送各种各样她喜欢的衣服、首饰、香水、巧克

老 摄 叔(小小说)||山东 张国强

老 摄 叔(小小说)||山东 张国强

● 张国强 清明节前一天老摄叔走了。据说走时面带微笑,坦然。他才六十出头,平时壮的象牛。两年前与妻女离异,独自生活、互不相干。 老摄叔不姓聂,就因为十个指头锯掉仨,成了七指,在鲁西南地区袖里谈生意,有摄七别八钩子九之说,晚辈戏称七叔,后来又演

【小说林】巡视组走了

【小说林】巡视组走了

四十天的巡视结束了,巡视组走了,机关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最先有了轻松感觉的,还是看大门的老李头儿,老李头儿最先的感觉是,机关里来上班的,没有巡视期间那么吵闹了。巡视期间,早上不到八点,七点半的样子,人们都快上齐了,熙熙攘攘的,车子棚的车子也

短篇小说|火车,开走了岁月

短篇小说|火车,开走了岁月

作者简介:平凡,原名刘高田,山西省忻州市人。平凡人生,书写平凡故事。小说诗歌等作品散见于网络和微刊。 一 凤儿,吃饭了,你不从小就爱吃妈妈做的葱花面吗,看,葱花面来了! 谁是凤儿,是叫我吗?谁说我爱吃葱花面了,不吃,就不吃!你这个叫妈妈的人真

对我最好的,走了

对我最好的,走了

她是胡人公主,是最不受宠的那一个,只因她的母亲是一舞姬,甚至如今她要去给皇上祝寿,都要打扮成舞姬的模样,她狠狠的咬着下唇,身为公主,受此大辱,让她怎么咽的下这口气! 他是她身边的侍卫,一直都喜欢着她,却从来都不曾说出口,因为他怕,一旦说出口

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散文

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散文

如果有一天,我悄悄离开,进入天堂或地狱,这个世界只会留下我的名字。那时,谁可以为我付款? 黑暗的日光下毛毛雨。我就像一个茫然无知的寂寞灵魂,在熙熙crowd的人群中漫无目的地游荡

时光终究带走了思念美文

时光终究带走了思念美文

世纷扰,红尘杳杳,我们深处其中,难免被青苔落花弥漫了双眼,被秋风落叶舞起了细碎的哀思。走在路上的我们,面对沉淀的幸福,面对微笑的寂寞,面对俗世喧哗,别让忧伤开花。  生活,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