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林】攻“关”

【小说林】攻“关”

秋日的午后,钱老板悠闲地斜躺在真皮转椅上,他嘴里噙着一根粗大的深棕色雪茄,几颗金牙时隐时现。赵经理那边的货款也快该打回来了吧?这都快三周了,说好了货到两周就打款的。那可是一百多万块钱的货啊!利润也很可观啊!想到这儿,钱老板又美滋滋地吐出几

三叔的嘴(小小说) | 王永寿

三叔的嘴(小小说) | 王永寿

作者/王永寿 三叔嘴里叼着烟,一路冒青烟走向村口小店,店门口一小撮人正聊他的闲话,见他过来就闭口了。 我是买烟时听到那一小撮人窃窃私议我三叔,说我三叔那张嘴会翻花、又是一嘴油腔翻花是我们这儿的土话,指的是骗人;油腔,是油腔滑调。我清楚我三叔的

作废的选票

作废的选票

酒鬼赵九鹤,嘴里哼着小曲,非常惬意的端着酒杯,自斟自饮。 他妈的,不喝白不喝。这可是人家白送的好酒。他心里这样想着,凡是自己花钱买的酒,都是孬酒,他舍不得花钱,也没有那么多钱买好酒喝,凡是人家送的都是好酒,孬酒拿不出门。这就叫喝好酒的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