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六月,我爱上栀子

这个六月,我爱上栀子

这个六月,我爱上栀子 微小说 作者:克白 老丁浑身插满管子,被穿着厚厚防护服的护士,推进重重大门的重症室。 几小时前,老丁的外孙被新冠肺炎夺去幼小的生命。紧接着,女儿、女婿也推进了重症室,生死未卜。 而两天前,老伴也是因为推进重症室,却再也没能

这个假期,我的心仿佛拽了铅块

这个假期,我的心仿佛拽了铅块

我长大了 作者:贾贵昌 不知是什么原因,这个假期,我的心仿佛拽了铅块,总感到沉重得往下坠;人也便成天的郁闷,怎么也快活不起来。即使是除夕夜的喜庆气氛,即使是我最好的同学结伴来我家祝我春节快乐也不能使我的心断了铅块,人快活起来。我只盼着开学的

惩罚的记忆(小小说)

惩罚的记忆(小小说)

惩罚的记忆(小小说) 文/飞翔 这个村的入口处,住着一户人家,姓朴,他有个儿子精神失常,十几年前离家出走,至今不回。他老伴去年走了,现就他一人守住这房子。 姓朴这人年70了,性格很古怪,从未与他人往来,但固执和横蛮一直是他做人的出发点,他每天早上

四色鱼和神秘少女

四色鱼和神秘少女

这个故事真是有趣极了。国王对山鲁佐德说,那个渔夫还不算笨,不然他的小命就真的玩完了。 是的,大王。山鲁佐德说,不过这个故事刚刚开了个头,还没完呢! 哦,是吗?国王吃惊地说,这么说更精彩的还在后头? 是这样的。山鲁佐德微笑着说。 那为什么还不快

工友朱四

工友朱四

工友朱四 文/王安霞 朱四杀人了 这个消息无异于一个炸雷震在全厂人的心上,犀利的警笛由远及近,我跟在一窝蜂的人群身后奔跑着拥围上去,只见朱四从闪着警灯的车上下来,头发凌乱,眼神惊恐,手脚抖动不停。两个警察没有说太多,只是通知厂领导,有个案情需

天使的爱情

天使的爱情

天使尚且如此,人间该如何相爱呢?相信这个短小的故事,足以回答这个复杂的问题。 从前,一位天使路过山涧的时候,遇到一位女孩。他们相爱了,就在山上建造了爱的小屋。 天使每天都要飞来飞去,但他真的很爱这位女孩,得空的时候都来陪伴她。 一天,天使带着

那一年的情人节

那一年的情人节

郑丽/作 窗外飘雪了,是这个小城的人们久已盼望的第一场雪。雪花飘飘洒洒,飘落在疾驰的车顶上,飘落在步行人儿的肩头上,飘落在街边一丛丛一簇簇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瓣上,红白相间,煞是诱人。 馨儿坐在窗前,看着眼前的雪景,想着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思绪飞

陆龙和 | 心事(短篇小说)

陆龙和 | 心事(短篇小说)

01 这个年关,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 天刚亮,山娃推开大门,晨雾弥漫,空气刺骨的湿寒。开始刮风了,山娃听到父亲叫他起来先烧点水,再把院子打扫一下。烧完水,他就在院子里使劲地扫着树叶,可是怎么扫都扫不完。他显得心不在焉的样子,就这样来回的扫着院

“老检查”的新发现

“老检查”的新发现

我这个在基层吃了20年闲饭的老打杂,最近又被县里临时拼凑的所谓财经纪律检查组收容过来。 说实话,这些年我苦于干这种睁只眼闭只眼,昧着良心说瞎话的差事。每检查过一次,我心里就像灌了一层铅,压抑得难爱。但是,只要抽人检查,不管哪行哪业,懂不懂行,

张金福:见证这个世纪

张金福:见证这个世纪

张金福【贵州余庆】 汪道明一下子就呆了,他没想到张忠林说的是真的,没过几年,还的确爆发了更大的灾难,然而,张忠林,不知在何处,打电话下去问,任何人都不清楚,而这件事,只有汪道明最清楚,然而,听张忠林过去说,还有过李大友,问李大友,李大友压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