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上的下等肉

脸上的下等肉

镇长招待县长,因为人少,所以县长的司机也坐在一桌。司机老武已经是给四个县长开过车的老司机了,什么事没见过?县长戴着眼镜,斯文的样子,今年年初才调过来。所以在心里,司机还小看了县长,他觉得这个县长没有过去的苏县长有气质。酒喝到半醉的时候,开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昨晚又失眠了,其实我心里什么都不想去想,反正自己做办公室副主任都这么多年,早已没有了争胜心。然而有些时候就是这样,越是不想,越是去想,这已是第四晚失眠了。天蒙蒙亮时才迷迷糊糊入睡,该死的铃声却响个没完没了。揉了揉朦胧的眼睛,跳下床,胡乱吃

悠长的夏季(03)(作者/匪石)

悠长的夏季(03)(作者/匪石)

【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作者/匪石 餐饮 分割线 ■5 回到宿舍,我浑身是气,看见什么都不顺眼,把床前刘奋强的拖鞋一脚就踢上了窗台。 刘奋强瞪着眼睛,正要发作。林放伸手阻止了他,说:大个萝卜,这段时间还是别惹他为好,你没听说过发了情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