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舒小说 | 是谁遗失一只耳环在我枕边。

亦舒小说 | 是谁遗失一只耳环在我枕边。

01. 大醉之后,醒来,发觉自己一个人在床上。昨夜之事不复回忆。 星期日,钟点女工休息,忍着头痛,略为整理床铺,枕头边落下一只耳环。 长型的钻石耳环。 拈在手中,非常讶异。 谁的东西? 昨夜我有艳遇?为何什么都记不起来? 耳环有点重累累地,镶工非常

让国粹荡满农家院(小小说)

让国粹荡满农家院(小小说)

文/董文生 悠扬的拉德斯基进行曲在我枕边突然响起,谁呀?天还没亮就吵醒人,我不情愿地抓起手机,原来是发小郑大宽。 有事?我睡眼惺忪地问。 文哥.今年聚会改改内容。大宽开门见山。 咋改?我睁开眼问。 大家几经商量后,觉得年年去酒店没啥意思,还是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