蓄 须

蓄 须

作者/杨宇平 大志喜欢书法,又写写诗文,一直留长发,又蓄上胡须,颇有些艺术家的韵味,只是三十不到,看着老成。他告诉我,古人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秉承血气,不可轻弃。 近日又碰到大志,只见飘逸长发不见,胡须也削得干净,看着清爽许多。他告诉我:古

寂寞差点荒芜了婚姻

寂寞差点荒芜了婚姻

一 我一直不敢再想这个叫诚山的男人,却也一直忘不了。 我和老公孟景文是2010年结的婚, 2012世界经济再次出现泡沫,身处外企的他工资一减再减,我不免抱怨生活水平下降,这更加给了他压力。 孟景文私下跟我商量:还是辞职吧,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再说为了将

用尺子衡量的爱情

用尺子衡量的爱情

她一直对母亲把一颗心都掏出来给父亲的活法,颇有微辞的。 她不怎么喜欢父亲,过半百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似的任性顽固。脾气暴躁不说,对母亲讨好他做的一切事,向来都要横挑鼻子竖挑眼地发几句评论。每每母亲都温顺地站在一旁,洗耳恭听着,眼里,竟是含着笑

因为她是左撇子

因为她是左撇子

有一个女孩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对象,并非她长的丑,也并非她条件苛刻,究竟为什么,她也说不清。后来有人给她介绍了一位小伙子,小伙子文质彬彬,正是女孩喜欢的那种。两人交往了一段时间后,女孩陷入了苦恼之中,她总觉得两人之间还欠缺点什么。 一次,女孩到

初吻的痛

初吻的痛

从大一到大三,我一直没有谈恋爱。因为我一直暗暗地喜欢着班上那个留着长发的男生,他叫邢风。 晚上熄灯前,寝室的七个女孩躺在床上谈论着如何接吻……就在那晚,我梦见我和邢风接吻了,在学校的操场上,他轻轻地搂着我,我盯着他的眼睛,原来梦中的他也可以

有一种草药能治病

有一种草药能治病

他去了北方军营,她南下。在三年的等待里,她一直以为千山万水阻止不了两颗相爱的心。 爱情在书信里缠绵,却在相聚的时候,她突然之间感到他的陌生,她也曾努力地从记忆里搜索关于爱的片段,却难找回往日的柔情。 她想他们的爱情已接近尾声。 在一个深夜,她

心爱永恒

心爱永恒

一直不知道他是怎么爱上她的。 他最喜欢像个孩子般趴在她怀里,脸颊紧贴着她的胸脯,侧耳聆听她心跳的声音。 侧耳聆听她心跳的声音。这是她大一时写的诗;她从小就觉得自己的心跳特别快,有时候运动稍微激烈些,心脏就好像要从嘴里跳出来似的;即使渐渐长大

那一年牵手的秘密

那一年牵手的秘密

那一天之后,他一直觉得,有一只柔软的手轻轻地牵着他的衣袖,像若有若无的发丝,撩拨他的心际。 她是公司里最美丽的女孩,青春飞扬,举首投足间,都是醉人的味道。很多男孩喜欢她,有人送她大束的蓝色妖姬,有人在她回家的路上守候,也有人四处打听她的喜好

一个拥抱

一个拥抱

男人47岁的时候出了车祸,头骨被撞碎,一直昏迷不醒,经过几次手术,也不见好转。没有记忆,没有思维,不认识家人,不会说话,吃饭要人喂,大小便用尿不湿医学上称为慢性植物状态。男人有80多岁的老母亲和两个姐姐,出了这么大的事,母亲无能为力,姐姐也有

飘落在夏天的爱情花蒂

飘落在夏天的爱情花蒂

我一直记得老胡第一次把丝丝带到我面前的情形,正是晚春的中午,阳光不安分地透过娇嫩的树叶,照得街道上影影绰绰。丝丝很高兴地用几乎是蹦跳的步子走到我面前,喊了我一声姐姐。 老胡的妻子那时已经是肺癌晚期,他昏天黑地地奔波在工地和医院之间,没有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