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世

身世

在一间破旧的小屋内,一张古董般的木床正咬牙切齿的忍受沉重入心的痛苦,似乎随时都会爆发的支离破碎。 木床上躺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叫作周无用,发须泛黄,面色苍白,不仅瘦骨嶙峋,而且瘦得有教育意义,因为他海拔较高的肚子圆滚如球,不知道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