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只愤世嫉俗的狗

这是一只愤世嫉俗的狗

一身的黑皮毛,加上一双黑亮且忧郁的圆眼,带着白边的尾巴自然下垂,这是每个路过那条巷子时所能看到的一只狗的模样。它,那只游荡在街头巷尾的狗,除了我,没人认识它,强调一点,我是真的认识那只狗。 说来也是一种缘分,那天下了夜班后我就往家赶,天特别

悲伤世界,忧郁之河

悲伤世界,忧郁之河

我们都是一群自私的凡人而已。 我们没有献出我们的宽容,而把他当作献祭的黑羊推了出去,成全了我们那时候的义正词严。 所以有些眼泪,才会流的没有价值。 在众矢之的的人,很容易成为两个极端。 我们总是自以为是的用片面去判断,那一个极端是好的,哪个是

落日山的救赎

落日山的救赎

炎热,干渴卷席着忧郁的我,旁边的小山丘上明明有一个阴凉的斜坡,但我却不想过去,因为对于一个将死之人,去哪里都一样。 他们都在帐篷里睡午觉,没人注意到我。 于是我悄悄离开营地,独自一人走到落日山的脚下。那里有一条河,河宽三米,中间悬着一座破烂

深邃的忧郁

深邃的忧郁

雪白的婚纱,漂亮得如同童话里的公主。鲜红的地毯仿佛一条长长的舌头,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将幸福慢慢吞噬。 心是那种微疼里带点祝福的味道。很久很久以前曾说过会带着她走过那条幸福的地毯。幸福的错失无从追究。或许世事就是如此茫然吧。当你追寻到了对错,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