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康秀炎║两群鸡

【微小说】康秀炎║两群鸡

康秀炎,男,河北省沙河市人,爱好文学和音乐。 两群鸡 母亲养了两只母鸡,其中一只比另一只霸气,处处占上风。 春光融融的时候,两只母鸡都有了做妈妈的欲望。于是,母亲各给它们投放了15枚鸡蛋。月余,两群小绒球出世了,各在鸡妈妈的带领下出来活动。 我

【微小说】康秀炎║开 锁

【微小说】康秀炎║开 锁

康秀炎,男,河北省沙河市人,爱好文学和音乐。 开 锁 星期日晚教师例会,教师们照例走向会议室。 突然,先头部队们停在院子里,嚷嚷起来:糟了,张老师还没来,天这么冷,该挨冻了。可不!会议室黑魆魆的,显然是管钥匙的张老师还没到。平时,总是张老师最

意外

意外

小小说 意外 文/胡秀红 优美的音乐铃声唤醒了睡梦中的于老师,她不用看手机也知道到了起床去上班的时间了。于老师多年来一直有午睡的习惯,为了上班不迟到,她在手机上预定了闹钟,从周一到周五,每天中午一点半起床,准备十分钟,一点四十准时出门。 她跨上

老牛的音乐生涯

老牛的音乐生涯

尽管多数的研究者都毫不犹豫地把老牛归于文学家的行列,但仍有很多人认为这样简单的归类方法无疑地会抹杀了老牛在音乐方面的惊人造诣和对音乐的无与伦比的杰出贡献。 与老牛的文学经历相比,老牛的音乐生涯则早得多,甚至可一直追溯到老牛降临到这世界的第一

突然袭击

突然袭击

城里人喜欢当老板。 老板是个女的,开了家音乐茶坊,要找个打杂和看门的。女老板来到民工市场,转悠了三天,才看中一个乡下少年,他叫木伢。 女老板说:木伢你听着,白天你在茶坊的后屋干杂活儿,随叫随到,叫干啥就干啥,不许偷懒。 木伢不敢看女老板的脸,

那个咖啡店的女子

那个咖啡店的女子

冬日 阳光缱绻 在那街的拐角 镶着落地窗的咖啡店 舒缓的音乐飘在耳边 玻璃窗边 只看到你的侧脸 上扬的唇角 牵出你的喜悦点点 细细碎的汗珠 轻挂在你的鼻尖 如一幅定格的照片 桌上的咖啡雾气缠绵 和着黑森林的醇香 笑意难掩 看着你低头撩发的羞怯 似一朵红云

音乐,带我去那远方

音乐,带我去那远方

夜深静了 那一切所能熟睡了的 已不在嚣闹 静悄悄的 躺在梦的水乡 今夜,睡意的世界里 没有我的名字 那远方 我曾经埋藏的记忆 我想你了 时间的冲刷 将你渐渐的模糊难忆 今晚,寂静的夜 相约着我 相约着那轮高高挂起的明月 夜深静了 那一切所能熟睡了的 已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