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那个她的散文

我心中的那个她的散文

最后走在这个明亮的月下,慢慢回应我们。 不如别人好没有人能如此引人注目。 她只有我们两个(最喜欢的)中最好的一个哦!亲。 您最近好吗?没有我的日子,你一定快乐吗? 继续走下去。

殇殇羽衣,月下独影

殇殇羽衣,月下独影

28岁,尹月辞掉了自己稳定的高薪工作,一个人来到苏州,这个全新的城市对于她来说太陌生。尹月留了长发,换掉手机号,情节自己的美貌和聪慧得到了一份国企的文员工作,工资不高,但是安稳。尹月租了一个朝阳的单间,在新城市开始新的生活。 尹月的眼睛生得精

三月下扬州散文

三月下扬州散文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不曾去过的扬州总是无数次牵引着我,一次次想象着碧波荡漾的纤纤细水,枝叶低垂的杨柳依依,姹紫嫣红的玉树琼花,纱灯笼罩的绿瓦飞檐。终于

月下读诗抒情散文

月下读诗抒情散文

“吹破残烟入夜风,一轩明月上帘栊”。如水的月光如约而至,将竹帘的影子印在窗前,地上,深深浅浅,明明暗暗,像一首离歌的音符,又恰如一篇始终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的思绪。  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