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 不 凋 谢 的 百 合 花(小说)

永 不 凋 谢 的 百 合 花(小说)

永 不 凋 谢 的 百 合 花(小说) 文/辛永健(吉林) 盼望了一天的他,终于打扫完卫生可以下班了。他匆匆忙忙地在水龙头下洗了几把脸。秋天的自来水已经很凉了,可他全然不顾。 脱下背上印有某某物业小区字样的灰色工作服,穿上早上出门时从家里带来的领口发

一个尼姑的悲壮颂歌

一个尼姑的悲壮颂歌

一个尼姑的悲壮颂歌 (小说) (一) 一天,黄竹村村民见面就互相传递何三姑英勇牺牲的消息,人人同情伤感敬佩。 何三姑何许人也? (二) 粤东闽粤赣交界处方圆数百里崇山峻岭,千沟万壑,森林茂密,怪石嶙峋,泉水叮咚,鸟语花香。那里有座寺庙,庙堂一百多平米

赵 叔 与 刘 婶

赵 叔 与 刘 婶

赵 叔 与 刘 婶 文/徐兰英(安徽) (上) 小时候的一天夜里,我被一阵劈里啪拉的鞭炮声惊醒,父亲说,不好了,肯定是刘婶家的顶梁柱倒了,说完打着电灯走出了家们。 父亲走后,母亲安慰我们姐弟几个不要害怕,说父亲帮人干活去了,那时,我不懂得什么叫怕,

猫村长的一天

猫村长的一天

小说专栏 猫村长的一天 文/麻雀 村部办公室内,猫村长整理好资料、文件,咂一口茶,打一个呵欠,又连着一个呵欠,轻轻地,犯开了困。 就在这时,叮铃铃,叮铃铃,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响得人的心儿一颤一颤地,直发怵: 猫村长,猫村长,新村,新车站发现一辆

你能紧握我的手吗?

你能紧握我的手吗?

一位女友在保定读书的时候,一天晚上,突然有人高喊地震了。整幢宿舍楼的人顿时象炸窝的蜂群般大乱。她迷迷糊糊跟着人流跑到操场上,夜深如水,她赤裸的双脚冻得不时地摩擦取暖,良久,也不见楼有倒下的迹象。 她困得要死,又不敢回到七楼去睡,恍惚记得一楼

牛青春|| 请你说声“谢谢我”(小小说)

牛青春|| 请你说声“谢谢我”(小小说)

牛青春/作 初夏的一天清晨,张家口境内洋河北岸,晨练的人们迎着朝阳,三五成群地做着运动。 二十五岁的程小曼,却站在河岸边来回走动,不停地想着心事。程小曼就出生在离这条河不远的一个叫北山坡的村子里,她的爸妈都是这个村子里的民办教师,家里就这么一

一地碎玻璃(小小说)||江苏 秦 杉

一地碎玻璃(小小说)||江苏 秦 杉

● 秦 杉 这一天,六十开外的老冯起了个早,在楼下小餐馆里吃了个面条就匆匆赶公交车去医院了。最近,老冯发现自己的血压波动较大,他要去医院看个专家门诊。老伴说,我陪你去吧?老冯说,你在家歇歇吧。老冯喜欢一个人去,利利索索的。 老冯家距离医院虽就

风华秋逝||男人你也有这一天

风华秋逝||男人你也有这一天

文/风华秋逝 梁基薄弱,十年,楼房要塌了。金碧辉煌的装饰也要随之塌陷。谁偷走了主梁基,已无回天之力?为稳固梁基已精疲力尽,累了,真的累了,好想休息。想看着这座房子在我眼前倒塌,厌恶了这个天,天空里没有我想要的星星月亮。你说走,绝不拦着,早已

杨顺福丨小说《黄锻》

杨顺福丨小说《黄锻》

作者:杨顺福 一天,去州府办事,坐的是一辆商务车。途中虽只有两个小时左右,但车内见闻使我难忘。 因为头天晚上在写个东西,睡得较晚,所以一上车睡意便袭来。在迷迷糊糊中,车子启程出站了。 记不清是在什么地方,反正是美食一条街吧。我正在过早,吃了三

【FGO白情贺文】罗曼的一天

【FGO白情贺文】罗曼的一天

原创 咚咚winter 咚咚的碎语 【5:00 a.m.】 Dr.罗曼今天起得比平时还要早很多。 不过他今天早起并不是为了工作。 怀抱着一大袋可可粉、一大盒牛奶、几包砂糖、奶油以及自制模具,罗曼蹑手蹑脚走向厨房。从门外悄悄探头向里面张望几下,确认里面空无一人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