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一个人受伤就够了

有时候,一个人受伤就够了

文/高洋斌 付先生,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医生轻声问道。此时的付心已无法大声说话,身边的人只能从付心嘴里微微的听到有时候,一个人受伤就够了。 付心艰难的合上了嘴,泪水不断从眼角涌出,湿透了枕巾。 几年前,付心还是一个刚刚步入大学校门的青涩少年,

小偷搬家

小偷搬家

阿四进城没几天就干上了偷盗的勾当。要说这也不能全怪他,阿四打小就没了父亲,母亲对他那可真是擎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凡事都依着他,可是等他长到19岁,母亲死了,这下他可傻眼了,放眼一看,别说地里的农活,就是最起码的架火烧饭他都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