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线的风筝(小说)

断线的风筝(小说)

断线的风筝(小说) 作者:张修远 已是春天,草木萌芽着吐绿,开始妆扮大地,温暖的天气里,赶庙会的村民们相约结伴或拖家携口从四面八方前往S镇,镇中心的十字路口,坐商、行商和流动小贩,也早已备足货物,迎接顾客,南北的两台大戏,也锣鼓喧天,人声鼎沸,

距离

距离

文|鹏波(陕西) 岁月如梭,时光荏苒。不觉已是不惑之年,见过了太多的生死别理,感受了太多的离合悲戚。曾经刚强的心,变得特别的柔弱,柔弱到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足以把跳动的心,无情的窒息! 于是,刻意的对所有的人和事,设立了心里能承受的距离!不因别

【小说】苦花生

【小说】苦花生

(五) 走进村里,已是午后半晌。 村里的小路还是那样的窄。 路面上露出浅浅的小水窝,不像干路那样好走。 这里原来是一家农忙时晒粮食的场子,小时候,小孩子们在这儿玩过捉迷藏,打沙包,跳皮筋这儿好宽敞,玩的也开心。现在已被人们堆满了摘过果的花生秧。

嗨!那女孩真害羞

嗨!那女孩真害羞

初次见踏雪,已是十年前的事了,突然接到她打来的电话,还是有些许的诧异。毕竟,这十年的日子里,未曾有音信来往。呵呵呵……没想到的是一通喜讯的来电,想在结婚的典礼上,召集当年初中二年级(九)班的同学,一起聚一下。 初中那会儿,和许多女生一样,青

告别情感文章

告别情感文章

今天晚上,这是一年中第七天的晚上。 同学聚会,想必您是这个春节——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如此繁忙而整洁的一天中,饮食不见面或不参加聚会的不当行为。 但

琉璃之恋

琉璃之恋

她被这个考古队从地下挖出来时,已是两千多年之后。她身上贴满了尘土和污垢,与一块破砖烂瓦没有什么区别。一个被招募来的年轻挖掘工人把她拿在手里看了一看,随手扔在了一边。在这个年轻人的眼里,她也就是一块破砖烂瓦,这个古墓里挖掘出了很多汉代的珍品

我渴望深深地被你爱着

我渴望深深地被你爱着

不知从哪一年起,似乎已是很久,他和她一直在等待着,企盼着。 读中学时,他是大队长,她是另一个班的中队长。他是个英俊的少年,绰号叫外国人,高高的个,白皙的脸,挺拔的鼻。她却是个丑小鸭,小小的眼,倔强而微翘的嘴。每学期年级考试总分张榜,他俩总名

怒不可遏

怒不可遏

刘二强和朋友在一起喝完酒后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一路上悠悠晃晃的来到家门口。 钥匙怎么也插不进去,待他咣咣咣的一阵敲门后,好奇怪呀?老婆怎么还不给我开门?门越是不开他就越敲,都把邻居吵醒了。 好歹听到里边有动静了,门开了,里边却站着一个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