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那样爱过你

曾经那样爱过你

一日,与一群旧友喝酒。渐渐全喝高了,有人提议:“咱们都说说自己的初恋行吗?如果大家认为你说的有假,罚三杯。” 一个快40岁的男人开始讲。20年前,他爱过一个美丽而灵秀的女孩子,女孩是班里最漂亮的,他写了很多情书、唱过情歌,终于把她追到手了,送给

爱与真心

爱与真心

喜欢听广播里的情感谈话节目,记得有人曾说过:聪明人不是每件事都要亲力亲为,不是每个风浪都去撞得头破血流,而是从别人的经历中吸取经验和教训,睿智地走好自己的路。我的情感经历并不丰富,所以,我更愿意听别人的经历。 今天打电话的是一个女孩,她有些

霓虹灯下的故事

霓虹灯下的故事

有人曾说过,一个人的诞生,就标志着另一个人生命的结束。 也有人说过两个人的家庭不算完整要是加上一个孩子那就是画龙点睛,无语伦比 曾有那么一对夫妻,女孩长的清秀,是一个教师,男孩虽然是个种田的两袖清风的汉子,但他很正直,很买力。女孩的父母尤为

山有木兮木有枝

山有木兮木有枝

相遇的时候,他的身边已经有人小鸟依人。 从山里走出的她,带着初踏大学校门的新奇、惶惑与羞涩站在了他的面前。小女孩。他想。 走进学生会,她成了他带的徒弟。以后叫师哥就好,把这些资料整理一下。他把一沓资料放在她面前便绝尘而去。门外不远处站着她的

其实我知道

其实我知道

上车的时候,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不用回头我就确定是阿诺,虽然我没向他辞别,但是我知道,我的行踪从来瞒不过他,知道我要走他一定会来找我,并且想方设法的挽留我。 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我看见阿诺神色慌张的在找停车位。车还有二十多分钟就要开了

有人要跳楼了!

有人要跳楼了!

有人要跳楼了! 跳了么? 正在跳! 走!看看去! 一栋4层楼高的校园家属区下面挤满了围观的群众。 一个披着长发,袭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女孩正坐在楼顶边缘。她双腿缓慢的交叉晃动,发呆的望着远方。微风吹动着她的秀发,如柳丝般飘逸,不禁让人感觉惋惜多漂亮的

奥特曼之糗事

奥特曼之糗事

时光飞逝。那时一晃,我当兵三年了。 一天,有人从五公里以外的门诊部看病回来,告诉我那里新来的一个女护士说认识我,说她一米六的个子,圆圆的脸我根本不敢相信,在这离家千里之外的军营,怎么会有认识我的人,而且还是个女生! 又过了几天,有人带来消息

你们没有淋过雨吗

你们没有淋过雨吗

一个博士群里有人提问:一滴水从很高很高的地方自由落体下来,砸到人会不会砸伤?或砸死? 群里一下就热闹起来,各种公式,各种假设,各种阻力,重力,加速度计算,足足讨论了近一个小时 。 后来,一个不小心进错群的人默默问了一句:你们没有淋过雨吗 ?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