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金福:天命难违(小小说)

张金福:天命难违(小小说)

张金福【贵州余庆】 在龙溪打闹的日子,我真的厌烦了,这的确让我的心声受到特大伤害,也让我感到这个命运的确苦难。天命,什么是天命?是上天的命令,也是上天的命运!我本来生在这个农村,又生在这个家庭,家庭苦命到不去叙述,而天命的确难违。 你这不是

张金福:仙人指路(小小说)

张金福:仙人指路(小小说)

张金福【贵州余庆】 张生,生在黔北大乌江镇南岸一个小山村里,张生从小就盼望有仙家,自己能成仙,张生还幻想自己变成神仙之后,拥有世界上所有的一切,也包括所有的女人,只可惜,张生生在一个贫困家庭里,不仅父亲弟兄不和,闹矛盾、打架,而且父亲弟兄打

张金福:出门

张金福:出门

张金福【贵州余庆】 周忠林望着街上的姑娘,他犹豫了,他这么大的年纪了,真要去说年青漂亮的,说自己的姑娘,只能是疯子,怎么不疯呢?自己是皇帝吗?自己又有姑娘?自己要来50了,婆娘没有,房子没有,天下女孩就是自己的姑娘,就算是自己的姑娘,去说,别

张金福:我实在伤不起

张金福:我实在伤不起

张金福【贵州余庆】 我实在伤不起!张哥望着我说。 我看了看张哥,心中又生一种疑念,而这种疑念,每次都给张哥带来一生伤痛,带来一生遗憾! 我知道,张哥有仙家,这还是张哥年青之时,在晏兴芬家闹的,虽然晏兴芬和我是老表,我和张哥也是老表,他们两个都

张金福:见证这个世纪

张金福:见证这个世纪

张金福【贵州余庆】 汪道明一下子就呆了,他没想到张忠林说的是真的,没过几年,还的确爆发了更大的灾难,然而,张忠林,不知在何处,打电话下去问,任何人都不清楚,而这件事,只有汪道明最清楚,然而,听张忠林过去说,还有过李大友,问李大友,李大友压根

张金福:冷得像风

张金福:冷得像风

张金福【贵州余庆】 余庆有个作者,笔锋很尖锐。是吗?我说。你看,他的笔直指主编大人,我不知道主编大人看了,有何感想?我仔细也读了这个作者刚刚发过来的文稿,心中也生出了几分感慨!想当初,这位作者也来找我的时候,我还是这个编辑部的一个兵,我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