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小说:原来是他

闪小说:原来是他

毛小玟 夜,寂凉。罗娜胆怯地走在昏暗的楼 道上。 最近常有女孩遇害,于是她加快脚步,恨不能生出翅膀,尽快逃离这个地方。 忽然,站住!一个低沉的声音,又见一道刺眼的寒光。 罗娜浑身哆嗦:大哥,钱,都给你,你放我走吧! 我不要钱,我只想那人扑上来,

爱情,原来是含笑饮毒酒

爱情,原来是含笑饮毒酒

法国鹅肝是天下美味,制作过程却很不人道。农夫先选一批一级肥鹅,然后每天灌之以酒。鹅中了酒精毒,肝一天天不健康地长大,变成原来体积的数倍,农夫杀鹅取肝,鹅肝的价值远远超过鹅的本身。 朋友认为制法残忍,坚决不吃鹅肝。子非鹅,焉知鹅之乐?也许肥鹅

我原来只是好奇

我原来只是好奇

我和肖华是在舞厅里认识的,他比我大二十多岁,对他的邀请,我总是很乐于接受。我去跳舞是为了减肥,而不是交际,对那些年长的男人,我是比较放心的。 去年中秋过后的一个晚上,丈夫因为工作不顺,有些消沉,喝得醉醺醺地回来,便找我出气,埋怨我什么都帮不

背上的暖意

背上的暖意

她原来只是我的朋友的朋友。她的母亲常逼着她去见不同的人,不断地相亲,让她不胜其烦。她的朋友是个两肋插刀的热心人,就把我拉来替她挡驾。这样我和她才相互认识。 在双休日的时候,她就把我领回家,目的是向母亲宣布她有男朋友了,不必劳烦她老人家整天担

没有一座城可以让爱停留

没有一座城可以让爱停留

原来,不是不能相见,只是他并不想再见我。原来,把偷情幻想成爱情的只是我 我与木白,从相遇到别离,只不过一夜的纠缠,但爱情,却像一场在黑夜怒放的烟花,让人目眩神迷。 1 三个月前,乌镇细雨迷蒙。我独自撑一把油纸伞,穿过湿淋淋的小巷,想象着自己就

原来,我真的很在乎你

原来,我真的很在乎你

很久没有你的消息了,你还好吗?在这寂静的夜里,你是不是也像我思念你一样思念着我?夜在空气里凝固,思绪在黑夜里游走,心绪不宁的挂钟单调地摇摆,无边的寂寥和愁绪如冷月般漫过我的心头。望着电脑屏幕上你始终变黑的头像,我的思绪随着挂钟的嘀哒声走过

原来我给的幸福不是你想要的

原来我给的幸福不是你想要的

真心爱你,为什么我给你的幸福不是你想要的?是你看不到我的努力,还是你根本不愿看到?是我忘记了对你说,还是你根本不想听到?你给的幸福不是我想要的!以为分手真的是可以这么简单,原来只是时间没有让我们去真正读懂,没有读懂你,也没有读懂我。一一一

【小说】蓝色的心

【小说】蓝色的心

小瑜,我坐G256次来了,比原来迟了两个小时,你迟点来接我吧。微信里传来胡军那有磁性的男中音。 那个叫小瑜的女孩,闪动着黑白的双眸,侧着耳朵,认真地听着。 比原来迟到两个小时,她的眉头微微有点皱了皱,不开心地咬了咬嘴唇,不过她还是摁下手中玫瑰金

原来爱情可以这样追

原来爱情可以这样追

好久没坐公车了,偶然遇见时隔二十年没见的初中同学敏,却依然能够一眼就认出来,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 可能是那个时候的同学情谊太单纯了,所以时隔这么多年不见居然没有任何生疏感,我们依旧如原来般亲切。一路上我们几乎就没有停止回忆,想起了很多旧日

文具盒里的对话

文具盒里的对话

一天,文具盒里乱哄哄的,原来,是文具兄弟在吵架。 铅笔大哥先发话了:我最重要!要是没有我,小主人用什么写字?用我啊!你呀,早就落伍了,大家现在都用我写字!自动铅笔骄傲地说。那我是干啥的?修正贴问,我最重要!要是没有我,小主人写错字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