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那些子事3更

那些年的那些子事3更

应该已经是后半夜了,灯已经拉了,窗户外天了也很黑,只听到墙上钟表“咔,咔”的走动,阳阳罕见的起夜了,准确的说是尿憋醒了,晚上吃饭咸菜吃多了久喝水,这下好了,要不就晚上尿床,还好给憋醒了,刚醒了迷糊了一小会儿,刚想喊他妈妈,让她拉灯…… 阳阳

她还想见到他,哪怕他已经有了别的女人

她还想见到他,哪怕他已经有了别的女人

一、钱没有了,我还有条命,回去问你妈要不要 “你和兰湘多久才结婚?钱没准备够吗?”舅舅很关心龚和的婚事,因为龚和都31岁了。兰湘没等龚和开口,就接上了,“他就是拿不出那么多钱,不然我妈早就同意了。” “估计要多少钱才够?” “彩礼钱30万听龚和说

出手(小小说)

出手(小小说)

小小说 出 手 文/李维明 他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啦!当然,准确地说,是在这里玩了很久了! 等人是件难受的事,他必须找点事情做做,好让时间过得快一些!从辰时开始,他就决定了,他必须做点什么!做什么呢?他想了好久也没有想出什么好主意,因为这个时候,

完美误杀

完美误杀

完美误杀 A市杂技团的演出已经开演好一会了,台下的观众们个个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台上的表演,连眨一下眼的时间都没有,生怕错过精彩节目。现场一会儿笑声一片,一会儿又掌声如雷。 台上,一头威武霸气的公狮子正把前腿搭在一个盖有黄布的柜子上,形成半倾

【小说林】钟川良

【小说林】钟川良

抗日战争胜利距今已经70年了,可一提到抗日战争,口镇人民就会想起英勇抗日宁死不屈的郑觉民。郑觉民是家喻户晓的抗日英雄。在陶镇,老百姓都称他是双枪手,个个对他竖起大拇指,鬼子听到他的名字就会闻风丧胆。 1914年,郑觉民(又名郑立新、郑光生)出生于

牛青春||装满爱的红包

牛青春||装满爱的红包

牛青春/作 这是去年的事了,迫于生计,我已经两年没有回家过年了。自父亲去世后,母亲就独自在乡下生活。我多次提出要接她来城里居住,都被她找各种理由拒绝了,母亲说乡下才是她的根。 去年腊月二十九,飞雪满天,我无比挂念千里之外的母亲,携妻带子顶着风

小小说《公交车上》

小小说《公交车上》

徐 军 不能再喝了,已经喝醉了! 新学年开学祝酒宴会上,年过五十不胜酒力的甄教授,抓狂逃出了宴会厅,踩着蛇形步伐晃悠到了菊花一路,扒上了38路公交车。 甄教授被灌得的确有点醉,他坐在后门后面的座位上,紧紧扒住座位扶手,晃动的公交车搅得他几次差点呕

一幅惊心动魄的画作

一幅惊心动魄的画作

贾世昌 时光荏苒,转眼间已经过去了30年。供职于省书画院的女画家晓寒在整理自己画作的时候,蓦然在一幅显得很老旧的油画作品前目光停滞了。 她认真地浏览,目不转睛地凝视脸开始绯红起来,心跳也似乎加快的厉害。晓寒终于记起来,这是一件令她平生最为冲动

微光寂灭尘埃里

微光寂灭尘埃里

(一)我已经走得太远,再也回不去了 时光渐渐远去。树荫间的声声蝉鸣仿佛对这个世界的一场控诉,浮华于世,喧嚣遍地。 我站在窗户前静静看着远方树林间的大片荫翳,朝阳从后面轻轻环住我,下巴搁在我头顶,他说,苏婷,我们暑假去海南旅游,好不好? 我淡淡扬

第一排——最后一排

第一排——最后一排

有时候,幸福已经很近了,没有勇气时,我们看不见它。 念中学的时候,她坐在第一排,他坐在最后一排。他们的目光不曾相遇。 在班上,她是个乖女孩,成绩也不错;而他是调皮的,不羁的性格让老师很是头疼。他挨骂时,她会在前面偷偷地微笑,却不曾回头。 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