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伏(小说)

遇伏(小说)

遇伏(小说) 文/李维明 一个人,一把剑,一条笔直的路。 天已漆黑,远处,一盏灯亮着。 大道上一片安静,没有一个人影! 他突然不走了!因为他感觉到了一点异常。他分明感觉到了路的左边传来了细微的动静,似乎有许多的脚步声!那脚步声尽管很小,小到一般

节奏

节奏

一大早,迟延县长的大门外站着一个人。只见他抬起手,在那两扇紧闭的黑漆大门上轻轻叩了两下:有人吗? 里面黑洞洞,鸦雀无声。 停了5分钟,那人大概等急了,又稍微用力地叩了两下:人还没起来吗? 5分钟后,里面灯亮了,仍鸦雀无声。 又停了5分钟,听到拖鞋

云莫初开卿落泪

云莫初开卿落泪

血涌着云,阴冷的祭台上捆绑着一个人。 不,这早已称不上人。她的长发和着粘稠的血液,泛着妖冶而魅惑的红光;衣服早已破烂不堪,沾满污血,身上狰狞恐怖的伤口随处可见;脸面早已血肉模糊。 此刻 诡异的祭台上充满了妖娆红艳的鲜血,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血色的死

我曾站在这凝望你

我曾站在这凝望你

一 十年了,我时常一个人走在空旷的路上时便会想起你,脑海的另一个自己不停地反问自己值不值得,不停追问那没有结果的答案。实际上,对你的爱,还是一直低微至尘埃。 在出国之前,我回到了你我相遇的那所城,那所我们一同生活了三年的学校。听着琵琶语,走

回忆终成殇

回忆终成殇

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个人,让你想要逃离,却又控制不住自己一直靠近。 当手机铃声想起第七遍的时候,我终于克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腾地从床上飞跃而起,三两步飞奔到写字桌前,泄愤般拔掉正在充电的手机,摁下接听键,咆哮:老娘给你三分钟解释如此良辰美

轮回,梦境之花

轮回,梦境之花

1 在我的心底,有那么一个人,她很安静,却很孤独,她一直住在我的梦境中,存在我的心里。 灰暗的梦境中,她一袭白衣,隐藏在薄雾之后,刘海遮住了容颜。她不语,不动,宛若人偶,而我,就这般凝视彼岸的她。我不敢靠近,生怕距离近了,她便消失在我眼前。

喜欢一个人是用耳朵,爱一个人用的是眼睛

喜欢一个人是用耳朵,爱一个人用的是眼睛

我说出分手两个字的时候,电话那边的他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崩溃。 他沉默了良久,轻声说:好。那答应我最后一个要求吧。让我去你的学校陪你一天,做最后一天情侣。 我应允他。终于要分开了,不免有些伤感。三年了,我们分隔两地,每天只能靠着电话、电脑联系。

如何忘记一个人

如何忘记一个人

那一年,你失恋了。 这个城市里,每天可能有成百上千个人在遭遇失恋,但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无法说忘记就忘记。于是你在清早起床时想起他,在拥挤的电梯里想起他,在寂寞的晚餐时间想起他。你甚至感觉自己无可救药了,越想忘记一个人,那个人的声音偏偏似晚钟

每一次转身的都是同一个人

每一次转身的都是同一个人

那时,她和他是热恋的情侣。 他大她三岁,他并不是每天都会来找她,但电话每晚临睡前都会响起,说一些天冷了,记得加衣服,晚上别在被窝里看书的话。 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有一个甘愿为她付出的男友。 她嘴里不说,心里却是得意的。他长相俊朗,才气逼人,是不少

有时候,一个人受伤就够了

有时候,一个人受伤就够了

文/高洋斌 付先生,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医生轻声问道。此时的付心已无法大声说话,身边的人只能从付心嘴里微微的听到有时候,一个人受伤就够了。 付心艰难的合上了嘴,泪水不断从眼角涌出,湿透了枕巾。 几年前,付心还是一个刚刚步入大学校门的青涩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