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有一个那样的女人

曾经有一个那样的女人

文革前一年,一个农村少女,暗恋上了县剧团的一名男演员。一次看他演出,在他卸妆后偷走了他的戏靴,这当然引起了非议,也使他大为恼火。她父亲问她为什么要那样做,她说她爱上了他,今后非他不嫁,而她才16岁。 以后剧团再到附近演戏,她父亲便捆了她的手脚

【小小说】唐家松/送娘一个苹果

【小小说】唐家松/送娘一个苹果

【小小说】唐家松/送娘一个苹果 杰考上了县一中,娘高兴得不得了。 可是,三年前爹病逝至今,娘儿俩的日子一直很窘迫,现在又赶上三年困难时期,所以,杰决定不去上了。娘又气又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吓得他只好乖乖地去上学。 开学不久,杰无意间发现县城

你说过你的身体一辈子只给我一个人看

你说过你的身体一辈子只给我一个人看

简介苏龙,广西宾阳人 你说过你的身体一辈子只给我一个人看 许柳出生在桃花江边的一个渔村,喝着桃花江水长大,也是桃花江的浪里白条。都会游泳,许柳却有一项海底捞月绝技闻名河两岸四里八乡:他能够一个猛扎入水憋着一口气直游江底,随便抓个江底的东西,

一个人的同学会

一个人的同学会

他们的同学少年,恰逢社会最动荡的年代,也是选择最多、个人命运最难料的年代。一步之差,往往就要付出一生的代价。因此分手半个多世纪了,他们从来没有过同学会,也就不难理解。 但这并不妨碍青春的鲜亮和浪漫,相反因为报国的热情与救国的责任,使他们更加

没有爱情的爱情故事

没有爱情的爱情故事

一个浪子式的朋友在酒后为我说了一段往事,并不香艳,但是很美。 抗战时期逃警报,他在防空洞中邂逅了一个少妇,相处不过半小时,互相连姓名也来不及问,但他在数十年后仍为之荡气回肠。这不是浪子的艳遇,是爱情故事。 当时炸弹声、机枪声和高射炮声在头顶

情殇(小说)

情殇(小说)

情殇(小说) 作者:苏锦梅 利用一个小小的借口,她从鸿门宴里仓惶逃出,六神无主地走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街道旁边的档口里传来郭富城的一首老歌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还是该勇敢地留下来此刻,她泪水飘飞,思绪凌乱,何去何从,无从知道。 她终于明白:为

一个人的号码

一个人的号码

他总在醉酒以后,给她打电话。 那么难记的十一位的号码,在他喝醉的时候,却突然清晰得像是刻印在手心的掌纹。电话拨出去,不管多晚,铃声响过三遍,便会传出她柔柔的应答,那样宁静的声音,有一点沙哑,在纸醉金迷的喧嚣里,一下子,就凝住了夜。 他断续地

徒留花红

徒留花红

七年前的一个黄昏,在上海一条临街的弄堂边上,他与她初次相遇。 那时,她是一个卖花红的女子。他从小就爱吃那种水果,只是,在北方它叫海棠。离开故乡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温润的江南也有这种果实。刚从北方来到上海不久的他难免孤独,经常独自走在人群中倾

感 染 (小说)

感    染 (小说)

感 染 (小说) 文/吴飞舟(浙江) 费君是一个孤儿,也无兄弟姐妹,他母亲在他三岁的时候因一场重病去世了,父亲没有续弦,又当爹又当妈的把他拉扯大,到了他十八岁,父亲在一个秋日的黄昏因车祸失去了生命。他也没考上大学,就独自一人走南闯北,常年漂泊在

一个尼姑的悲壮颂歌

一个尼姑的悲壮颂歌

一个尼姑的悲壮颂歌 (小说) (一) 一天,黄竹村村民见面就互相传递何三姑英勇牺牲的消息,人人同情伤感敬佩。 何三姑何许人也? (二) 粤东闽粤赣交界处方圆数百里崇山峻岭,千沟万壑,森林茂密,怪石嶙峋,泉水叮咚,鸟语花香。那里有座寺庙,庙堂一百多平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