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哲嫡║钟 点 工

【微小说】哲嫡║钟 点 工

哲嫡。真名:何小勤。 钟 点 工 丽丽见到王姨有点失望,她认为王姨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名钟点工。 既然来了,那就将就点吧,丽丽走进厨房对王姨说:就是这厨房需要清洁。 王姨看到灶台上黏着一层黑乎乎的变质的菜屑,并伴有一股恶臭味。 你是刚搬来的吗? 不,

打自己嘴巴的人

打自己嘴巴的人

快嘴 张大毛是个50多岁的人,有点驼背。有事没事总爱在村里转俩圈,而且还是个总爱评论人的人。虽然俩只眼睛长的是平行的,但是,看人却是一只眼睛高,一只眼睛底。 高考结束了,孙大明回到了家乡这个偏僻的小山村。农村人把考大学看成是唯一出路,考上了就

战乱年代,最爱林觉民

战乱年代,最爱林觉民

我的同事赵庆华,有点没文化。口头禅是:你很鸡婆。 这天中午,一群大龄女无所事事,讨论起谁是你最中意的男人,睡不着的赵庆华拖着墩布,来来回回走过收款台:裴沛,你最喜欢哪一型? 林觉民。 谁? 写《与妻书》的林觉民。 什么?一起输?呃,噎

小鸟白白

小鸟白白

小鸟白白飞呀飞,感到有点累了,刚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突然,呜呜呜,远处传来了凄凉的哭声,这是谁呢? 白白担忧地飞近一看,原来是小松鼠。白白轻轻地问:小松鼠,你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呀?小松鼠难过地说:我的两个伙伴前两天饿死了,你看,这里的树木差

娇之上当

娇之上当

说起这个事来,娇哥一直不想让提起,因为他上的这个当有点…… 话说,这是刚来这个学样的时候,娇哥刚弄了一张联通卡。一天,他的手机突然响了,来了一条短信:“嘿 嘿,不知道我是谁吧,我已经把我的号码藏起来了,想知道我是谁吗?先猜出这个谜语。……”

妻子的丈夫怀孕了

妻子的丈夫怀孕了

有位先生最近总觉得肚子有点疼,于是有一天他到医院去检查。来到医院,专家叫他去验尿,他拿着小碗来到卫生间费了好大事于挤出一点来,正当他走出卫生间时与一位也从卫生间出来准备验尿的小姐想撞,这位先生的尿被撞撒了,他非常生气地对小姐说:“你看你把

红颜祸水

红颜祸水

啊P早上起来时,他觉得有点晕乎乎的,不小心被水果刀划到了手指,流了点血。本来他不打算出去的,但想到明天是女朋友的生日,便决定去挑礼物。出门时,室友对他说,大清早起来无缘无故流血,你今天不宜出门

鸡要拉屎了

鸡要拉屎了

在大山深处的一个小山村,居住着一位两兄弟,弟弟有点痴呆,不太聪明,连夫妻之事都不会做,但又很想行夫妻之事,欲望很强。于是他就请教嫂子,嫂子就给他出主意说:你的东西叫鸡,野猫要咬鸡,你老婆当门有一个笼。野猫来了你就把你的鸡关进笼子里。野猫去

背美女

背美女

吃过午饭,脑袋有点晕晕的。我倒在床上小憩了一会儿。醒来时,却不见了老婆的踪影。 她手机也没带。我四处寻找。终于,街上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她却在隔壁麻将馆里打麻将。 我跟老婆说,你打麻将啊,我出去走走。 老婆酣战正激烈,她稍微一点头,算是同意

相亲,歪打正着

相亲,歪打正着

王成,打扮好了吗?李媒婆有点不耐烦地催促。 好了,这就走。王成边往外走边打着领带。 随着人们意识、观念的改变,媒婆已渐渐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李媒婆是附近村庄仅存的一个媒婆,李媒婆眼光独特,能说会道,威望高,这几年一些大龄青年在李媒婆的撮合下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