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老柿树

永远的老柿树

【小小说】赵伟民/ 永远的老柿树 这颗柿子树真的还在啊?苏小小掠了一下额前的头发,侧过脸问。 没错,又粗壮些罢了。高畅的目光很近,又很远。苏小小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尽是茫然。 前面曾是连片的麦田,纵横的水渠把麦田分割成一个个方块,这颗枝丫盘虬的老

癞痢女人(小说)

癞痢女人(小说)

文/庾灵芝 太阳落到西边远远的山壑里去了,摧枯拉朽地燃着一地的枯丛残雪,远处的村庄静静地地变化着色彩。 木保,起的早?树叶稀松地垂吊在枯干上,随风发出咔咔的声音。 难得落了雪,也不蒙头睡个回笼觉? 木保回过头来,倒是吓了一跳。风刮在他的脸上,红

佳作赏读||姚伟:哦,宽滩(小小说)

佳作赏读||姚伟:哦,宽滩(小小说)

姚伟 望着王燕渐行渐远的背影,宏志心里很难受。刚才他俩进行过争执,不,这几天一直在争执,她决绝要离开这所学校,他知道再婉留也没有用。 宏志和王燕是去年秋季开学时来黄牛铺镇中心小学工作的。他俩毕业于同一所师范院校,又同时招考应聘到凤县当教师。

遥远的苹果(短篇小说)

遥远的苹果(短篇小说)

我的亲爹在逃荒东北的路上饿死了,我随娘改嫁给一个姓王的跑腿儿(单身汉),这是娘在我刚懂事时告诉我的。 我的后爹黄白镜子脸,心眼儿不是很坏,当别人说三道四,尤其是多事的后奶唠叨白养活个外姓人时,后爹的脸会变得铁青,我和娘大气不敢喘。 我10岁那年

永远的蝴蝶

永远的蝴蝶

那时候刚好下着雨,柏油路面湿冷冷的,还闪烁着青、黄、红颜色的灯火。我们就在骑楼下躲雨,看绿色的邮筒孤独地站在街的对面。我白色风衣的大口袋里有一封要寄给南部的母亲的信。樱子说她可以撑伞过去帮我寄信。我默默点头。 谁叫我们只带来一把小伞呐。她微

最遥远的距离

最遥远的距离

他跟她是大学同届同系不同班的同学,在大一新生报道那天,几千名新生排队等候办理注册,他穿蓝格子衬衫,恰巧排在她后方,从那天起他就对她一见钟情了。四年来,他从来不敢去表达他对她的爱慕,他只能用他的沉默跟陪伴来表达他对她的爱,成为她最要好的朋友

后视镜里的告白,越来越远的离开

后视镜里的告白,越来越远的离开

她一直都是爱他的,喜欢上了继父带来的他,自己所谓的哥哥,她一直没有后悔过,只是有些事情,有些告白只能默默的守在心底,就像陈酿在地窖的红酒,时间越久味道越浓烈,当破土的那一刻,却丧失原来最独特的香味 揍她,给我狠狠的揍她,叫她不长脸狭小的街头

魔石板

魔石板

从前,在遥远的国家里,有个可爱的少女,名字叫妹丹,妹丹原本想看鹅,不知道怎样,后来成为放羊的了。 妹丹常把羊放在一望无垠的草原上,然后悠闲地吹起长笛。她快活时,吹明朗的曲调。她忧郁时,吹悲伤的曲调。优美的笛声经常在草原的上空飘荡。 当时,英

送客

送客

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老王的好朋友刘明义从大老远的老家坐火车来看他,老王甚是感动,自然是热情接待,陪吃陪喝陪玩了好多天。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不刘明义要走了,他打的把人家送到车站,自己买上站台票把人家一直送到车上,难分难舍。 眼看着火车

开往快乐谷的地铁

开往快乐谷的地铁

这个城市的很多人,在很远的快乐谷上班。所以,地铁上的人总是满满当当的。 大脑壳的光头司机,把地铁叫作一瓶超值的沙丁鱼罐头。 地铁的两旁,开满了红色和白色的夹竹桃。地铁就像在花丛中穿行一样。 地铁里面,有的人站着,有的人坐着;有的人看报纸,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