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得浅一点,爱得久一点(小说)

爱得浅一点,爱得久一点(小说)

爱得浅一点,爱得久一点(小说) 文/哆啦(山西) (一) 一直以来,大黄怨恨她的爸爸和妈妈,怨恨他们不够爱她。 大黄和父母吵过很多架,顶过很多次嘴,也冷战过,她在小学、初中、高中时天天就想着怎样能离开他们,离得远远的。 她17岁生日时,妈妈买了四

张学鹏:两对夫妻

张学鹏:两对夫妻

张学鹏 男人脾气燥,像个火药桶,一点就爆。 女人性格强,事事非争先,得理不让人。 两人结合在一起,自然会吵。因为一句话,因为一件小事吵,甚至无聊时,也会无中生有地吵,多少年了,一直吵不停。 吵架夫妻的隔壁住着一对恩爱夫妻,妻子温柔贤慧,丈夫踏

零下二十度的爱情

零下二十度的爱情

那是个冬夜,我值夜班。凌晨一点时,我接到内科的紧急会议通知,安排好工作,一拉开门,一股像刀子一样的寒气一直刺到心底里去。屋子里有暖气,还不觉得天冷,没想到外面的气温竟然这么低。 我走下楼梯,快到一楼时,隐约传来说话的声音,像梦呓一般:“你冷

爱的守候

爱的守候

我与他其实并不很熟,只是为了一点事要去找他,就托了朋友带我去他家。 他是个事业有成的人,想象中他应该是住花园别墅的,却不料,去时才知道,他住在老街区那种老式的筒子楼里,很简陋的房子,略略还显得有点狭小和拥挤。 谈妥事情之后,他留我和朋友吃饭

爱在公元前

爱在公元前

凌晨一点,月色皎洁。 我手摇轮椅来至阳台,遥望皎月,心境悲怆。一年了,不知道这一年大宇是否过得好?胃疾是否痊?是恨我还是想我?我点燃一支烟,已记不得何时起我学会了抽烟,心空的人都说抽的不是烟是寂寞,而我又何止寂寞这简单几字啊? 紫若,我一定

我用最后一点力气说分手

我用最后一点力气说分手

丫头!起床啦!今天是情人节!你不会忘了吧? 电话那头发出了懒洋洋的声音! 宝贝!蒽!我还没起呢?昨晚熬通宵的!好困噢~ 你又熬夜了?你不知道熬夜伤眼睛吗?你最近老说眼睛痛!你怎么还熬夜?男孩很生气!最近女孩都熬夜到很晚才睡!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宿 命

宿 命

那些穿插在命格中的伤口,还有那些难于启齿的温柔,一点点在心中退化,化成解不开的爱恨情仇。 镜中的自己面容有些模糊,隐约中看到眉宇间的沧桑,试着浅浅一笑,竟发现跟那些风尘女子别无二样,妖娆的红装披在身上,小小的天空下我撑着油纸伞走出江南多情的

狼孩子

狼孩子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家猎户,他们家很穷很穷,家里一点吃的也没有了。两天前他们家刚出生了一个小男孩,可是因为家里没有吃的,他妈妈没有奶水喂他。 孩子他爸,已经没有奶水喂他了。孩子妈妈抱着刚出生两天的孩子,哭着说。 唉!明天我抱他去邻居家找点吃的

怒不可遏

怒不可遏

刘二强和朋友在一起喝完酒后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一路上悠悠晃晃的来到家门口。 钥匙怎么也插不进去,待他咣咣咣的一阵敲门后,好奇怪呀?老婆怎么还不给我开门?门越是不开他就越敲,都把邻居吵醒了。 好歹听到里边有动静了,门开了,里边却站着一个男的,

要吃一人吃一点

要吃一人吃一点

从前, 在我们土家山寨里,这里p贫穷落后,过着刀耕火种年代,学校的课桌都是用一块木板和几块石头拼的。厕所也是一样的。在地上打一个大坑,在坑上面放上两块木板就行了。既节约材料又少花投资,这样既简单又方便可行。 这里有一位叫胡老二非常调皮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