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误杀

完美误杀

完美误杀 A市杂技团的演出已经开演好一会了,台下的观众们个个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台上的表演,连眨一下眼的时间都没有,生怕错过精彩节目。现场一会儿笑声一片,一会儿又掌声如雷。 台上,一头威武霸气的公狮子正把前腿搭在一个盖有黄布的柜子上,形成半倾

一个人的演出

一个人的演出

那时,她是爱写诗也爱做梦的女孩,在校园里以雪莲的姿势盛放清雅灵俏,目光所及之处尽是飞花乱眼,可是,她的心静默着,直到他的出现。 南方的春天,雨总是这么绵长,而她与他的那把蓝格子伞是这泼墨画般的雨雾里最韵味悠远的点缀。 整个有雨的春天,她沉醉于

一个人演出的相聚和离别

一个人演出的相聚和离别

16岁的时候,你心痛过吗? 慕尹荷痛过。 她喜欢班里一脸清凉、才思横溢的顾轩。 顾轩,一米八的个儿,套一件纯白T恤。他走过慕尹荷的身边,轻轻的,带过细凉的风,慕尹荷会脸红;上体育课,顾轩站在操场上,偶尔朝慕尹荷的方向望去,慕尹荷的心跳会加速青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