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大话的狮子

说大话的狮子

从前有一只狮子,他很爱说大话。 有一次,一只蚊子不小心在他耳边嗡了一声,他就不耐烦地拍过去,结果他越使劲越拍不到蚊子。蚊子本来很怕狮子,这一次发现狮子伤不到自己,非常高兴。 谁知,这只蚊子是个快嘴巴,很快森林里的动物们就知道了这个消息。蚊子

老狗疯了

老狗疯了

文| 洞庭 老狗疯了 一次狗吠比赛,主人家老狗声音亮得出色,得了第一名,戴上了皇冠,老狗从此趾高气扬,对其他的都不屑一顾。 沒过几天,它叫得南边邻居不敢开后门。 沒过几天,它把自家的保安咬了,保安辞职了。不得已,又换保安。 没过几天,它把自家的管

胶格儿短篇特辑:一次彻底失败的倾诉

胶格儿短篇特辑:一次彻底失败的倾诉

这不是影评,只是一次极不完整的倾诉。且不是我的真实经历,纯属虚构。 文/匕鹿君 每一年的十一月,我总会去庙里祈祷,唯独去年例外,因为那一年的十一月,我已经进了大学,告别了我的故乡。幼年时我体寒,江南小镇淫雨霏霏,母亲总喜欢带我去佛寺,让我跪在

那些不值得的事,咱不计较

那些不值得的事,咱不计较

小薇谈过两次恋爱。 一次是闺蜜撬走男友,爱情友情一起GAMEOVER,再好脾气的人都会发狂。大家帮忙出主意,想出各种报复这对男女的招儿,小薇只要稍微借鉴一下,就会让俩人吃不了兜着走。可,大家说得义愤填膺,小薇却没事儿人似地淡淡回一句:随他们去吧,希

我不配做你男朋友

我不配做你男朋友

在那处灯光昏暗的路口,他们最后一次同走,没有牵手,也没有挽留。 俊懿沉默着,他双手插袋,眼神黯淡的垂下头,看似平静的脸庞跟在女孩身后走。 露灵走在前头,她紧握着颤抖的双手,嘴角划过的那丝失落,像是把一切都看透。 停下脚步,他们沉默的站在路口,

伤感爱情微小说

伤感爱情微小说

1.【我梦了你三年,没合一次眼】 从那一天开始,他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后来就不睡了。朋友问他为什么不去看医生,他揉了揉眼睛说因为这样可以做白日梦!梦里的情节谁也不知道也没有什么人会关心别人的白日梦。他更舍不得把梦讲出来,因为每一个梦里都有她啊,往

爱情十分之一诺言

爱情十分之一诺言

她与他分手时,他最后一次约她去那个常去的酒吧。在一场淋漓尽致的酒后,她醉了,她听见他说我会等你十年。她居然在醉中被感动得一塌糊涂。 一年后,她漂泊累了,她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那就是她当初草率地离开了他。她拂去憔悴的面容,坐在梳妆台前

每一次转身的都是同一个人

每一次转身的都是同一个人

那时,她和他是热恋的情侣。 他大她三岁,他并不是每天都会来找她,但电话每晚临睡前都会响起,说一些天冷了,记得加衣服,晚上别在被窝里看书的话。 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有一个甘愿为她付出的男友。 她嘴里不说,心里却是得意的。他长相俊朗,才气逼人,是不少

偶像的黄昏

偶像的黄昏

一次笔会上,认识了一位女学者,她是研究婚姻和家庭问题方面的专家。后来我们熟了,她告诉我她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并因此而开始关注婚姻问题。 这位女学者的前夫是一位诗人,他们是在一次演讲中认识的。那时她还是一名大学生,一个标准的文学青年,而他已在

交换

交换

那年他19岁,在阿姨家里度过他惟一的一次南方假期。 她是邻居的女孩。继母对她不好。他第一次见到她。她穿着一条脏脏的白色棉布裙子,脸上有红肿的手指印,满脸泪水却神情冷漠。他蹲在她的面前,他说,你喜欢小狗吗。他把自己捡来的一条白色小狗放在竹篮里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