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不见为净

眼不见为净

在东北的农村有哥儿俩,哥叫甘洁,弟弟叫甘净,两个人都带有洁癖倾向,哥儿俩信奉:宁吃干净的邋塌,也不吃邋塌的干净。 春暖花开的时候,村里的埋汰大婶请他们哥儿俩把自家的炕给拆了,再搭上。原来这北方的土炕每隔个两三年就得拆了清除一下炕灰。哥儿俩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