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东方惠║刘通的心事

【微小说】东方惠║刘通的心事

吴景慧(笔名:东方惠 刘通的心事 刘通退休了,退休在家闲着没事经常胡思乱想。 有一段时间想的最多的就是张超。心里没十八遍的问,这孩子上哪去了呢?不图他回报什么,总该有个信儿来吧!难道这世间真的有白眼狼出现了? 刘通是在正处级岗位上退休的,不缺

【微小说】赵建平║梁老汉的心事

【微小说】赵建平║梁老汉的心事

作者简介 赵建平,男,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会员。 微小说 梁老汉的心事 梁家沟村的梁老汉,别看年近八旬,可身体还像当年那样硬朗,凭着年轻时学成的一门泥瓦工手艺,帮人修修补补的活从未间断过,在附近的小山沟也算是个人物了。 老汉天生乐观,总也

【刘局长的心事】

【刘局长的心事】

【刘局长的心事】 文/韩有录 经过激烈的角逐,刘局长在在教育局的局长人选中胜出,组织部的张副部长把他送到教育局上班。在欢迎会议上刘局长表示,为人师表,廉洁奉公,干净做人。参加会议的学校领导们纷纷表态支持新任局长的工作,不负重托,全面推进本县教

海鸥海鸥有心事

海鸥海鸥有心事

海鸥海鸥有心事 短篇小说 文/孔凡勇 斜倚着拦潮坝,我恣意地朝坝体撒尿,一股股酒性骚味逆着海风窜上来,偶尔有风头折下去窜入裤筒,舒服得让人想飞。我笃信海鸥不是鸟,是一群化成飞鸟的巫师,连着蓝天和大海的巫师,它们嘎嘎的叫声里充满了心事。海鸥们扇动

小说故事:蓉儿的心事

小说故事:蓉儿的心事

文/晓云 (本故事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妈,咱回家吧!儿子已经到了变声期,声音粗厚。 蓉儿一年来常常来鸡鸣山避风桥。先打车到山下,再费力爬上来,站在桥头,看云起日落,树枯草荣,似乎可以忘掉一切烦恼。 蓉儿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西天霞光飞舞,鸡鸣

陆龙和 | 心事(短篇小说)

陆龙和 | 心事(短篇小说)

01 这个年关,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 天刚亮,山娃推开大门,晨雾弥漫,空气刺骨的湿寒。开始刮风了,山娃听到父亲叫他起来先烧点水,再把院子打扫一下。烧完水,他就在院子里使劲地扫着树叶,可是怎么扫都扫不完。他显得心不在焉的样子,就这样来回的扫着院

【好看小说】郭莉花丨老高的心事

【好看小说】郭莉花丨老高的心事

作者 | 郭莉花(原创作品 侵权必究) 老高是有心事的。只不过他自己不承认罢了。 有了心事的老高,情绪就格外烦躁,看谁都不顺眼。可老高家里只有两个人,老高,保姆。 自己再看自己不顺眼也没有撵出去的道理,所以只能撵保姆。 这不,望着摔门而去的保姆,

三春白雪归故里

三春白雪归故里

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少女的心事,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萌发到别人心里去,像那新发芽的花苞,迫不及待的将枝蔓伸向那阳光的地方。一乔小乔今天一整天都心不在焉。唐宁咬着筷子像盯怪物一样盯着乔小乔看了半天,在把乔小乔碗里最后一个糖醋排骨悄悄夹来吃掉后,

一个人的心事,两个人的纠缠

一个人的心事,两个人的纠缠

桑梓刚走出茶餐厅的大门就听见李默在背后大声说:你对我总是这样冷漠,我爱你错了吗?错了吗…… 虽已是初春,但古城的夜还是出奇的冷,再加上李默那哀怨而又凄凉的一句话,桑梓只觉得背部有一股寒气直侵入到心里,冷的瑟瑟发抖,她不禁裹紧了风衣,加快脚

我中风了吗

我中风了吗

苏局长刚过完56岁生日就多了一桩心事:他爷爷56岁死于中风,他爸爸也是在56岁这年中风后“走”的,他现在也到了56岁了,会不会也走先人的老路?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头皮发炸,四肢麻酥酥的。 这天,苏局长和老战友叙旧,酒桌上推杯换盏,一时尽兴,把医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