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别了!凤凰】

微小说【别了!凤凰】

微小说【别了!凤凰】 文/冷月轩主《唯一》 暖风吹拂箫筱的秀发,可是却暖不了她的心房。她的心犹如三九严寒的天冷到冰点。泪水打湿了她的双眸,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命运如此对她。为什么让她失去所有,最爱的人也抛弃了她。站在桥头仰望,往事如电影般从脑海

(微小说)我的妻子

(微小说)我的妻子

(微小说)我的妻子 王景泉 妻子是她们家族的第一个孙辈,但因为是个女孩,她的爷爷极不喜欢。五岁那年,妻子得了重病,已是奄奄一息。但爷爷就是不准送医院,一个丫头看什么看,死了倒好。岳父惧怕他父亲的威严,不敢拿主意。岳母只得在夜里偷偷把孩子送到

【微小说】老犬

【微小说】老犬

【微小说】老犬 远山的牧场里,犬懒懒睡在草地。那耷拉着的脑袋,让姿势尽可能显得舒适,高贵的头颅上那一片被主人抚摸的很是光亮的毛发,犹如崭新的王冠。身边不时有调皮的羊儿与族群走散,埋着头吃草总会忘了自己的处境吧,然而只是一声凌厉的犬吠,傻了吧

【小说】#8203;紫气微扬/古塔之音

【小说】#8203;紫气微扬/古塔之音

【小说】紫气微扬/古塔之音 紫气微扬 01 阳光明媚的四月,王育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连云港。 王育这次回家,一是因为母亲生病,二是因为歌舞团团长给他下达的任务,要求他创作一首与印度有关的协奏曲。王育思考许久,毫无头绪。正好接到家中电话,说母亲病重

【小说】虚白/老李的财路

【小说】虚白/老李的财路

【小说】虚白/老李的财路 壹 假如风调雨顺,那么老李每个月都要卖大猪。如果行情看好,猪价又高,猪容易出售。老李会愉快的唱着《一剪梅》,背着双手查看他的臣民们。要是行情差,又遇上某种烈性疾病,老李便焦急的给猪贩子打电话:弟,帮帮忙,拉走吧!这时

【小说】党永高/摆地摊

【小说】党永高/摆地摊

【小说】党永高/摆地摊 党永高 夜已深,李老头没有一点儿睡意,两眼盯着天花板发呆。老伴儿还在忙着归整那些水果,新鲜的放一筐、不新鲜的放一筐,变质的也舍不得扔,把坏的地方用刀子削掉,老两口照吃不误。 老婆子,你说今天咱们看的那个铺面,租金贵吗?

【小说】景丙成/阿丙闯社会

【小说】景丙成/阿丙闯社会

【小说】景丙成/阿丙闯社会 阿丙初中毕业后,爹妈看他憨,怕出门吃亏,就一直留在身边,在家种地。一眨眼,就到了找对象的年龄,这才慌了神。爹妈知道,别说阿丙有点憨,就是不憨,在农村也不好找媳妇。 阿丙上边还有个姐姐,在城里菜市场卖青菜。阿丙初中毕

【小说】余显斌/问候天堂

【小说】余显斌/问候天堂

【小说】余显斌/问候天堂 01 妈妈,当你背着背包走出门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哭了。尽管爸爸背着你使劲地叮嘱我,一定不要哭,不要让眼泪流出来,这样会让你更难受。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哭起来,不住地用手擦着眼睛,擦着流出的眼泪。你见了,回过身,用手拍着

【小说】郜泉州/白娃黑妞轶事

【小说】郜泉州/白娃黑妞轶事

【小说】郜泉州/白娃黑妞轶事 白娃,长的并不白,但不算黑,黑红皮肤,黑红脸堂,粗眉大眼,个子粗壮,加之身高仅有一米半,外号叫作半截缸。黑妞呢,却长得细皮嫩白,凤眼瓜子脸,眉清目秀,身材壮实,身高一米八,外号高铁塔。 天下事无奇不有,芝麻掉进针

【小说】#8203; 张道友/二指禅

【小说】#8203; 张道友/二指禅

【小说】 张道友/二指禅 开发区派出所电话通知我去配合核实情况的时候,我心里一直在纳闷。我只是本能地用食指中指轻轻地一戳,他怎么会轻易倒下去了呢?!我怀疑这是报复! 那天,是周六,我去文化街淘宝,乘坐的是2路公交车。因为是周六,车上人很多,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