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问 责

小小说:问  责

小小说: 文 ★ ∕ 甘肃 环县 ● 陈希祥 问 责 秦副主任向来细心,刨根究底是出了名的。 秦副主任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不是吗?亏着今儿要给儿子整理点课外资料,才早到了半小时,刚进办公室打开电脑,手机却响了,是泉主任打来的:马上通知一下,打扫好卫生,

真实的塑料花

真实的塑料花

我向来不喜欢塑料花,无论它做得多真,我还是觉得假,而且因为以假乱真,愈发惹我讨厌;但是自从六年前,听陈清德说那个故事,我对塑料花的印象就改变了,每次看见塑料花,即使那种做得极粗拙的,也会由心底泛起一股暖流,想起逝去多年的陈清德。 虽然跟他不

嘘!别让冰箱听见

嘘!别让冰箱听见

天外来客的传说听得多了,但我向来不大相信这类传闻。可是,我倒相信我们周围尽是我们自己制造的有灵性的东西,它们的唯一目的就是折磨我们,最后毁灭社会。 且让我举个例子。两年前我拿到一笔600美元的保险收入。我和我的妻子坐在厨房餐桌旁计议怎样用这笔

农民也艺术

农民也艺术

先锋行为艺术向来曲高和寡,种粮大户对其却赞不绝口,是他独具慧眼吗? 张老关是徐水乡种粮大户,他和三个儿子个顶个是种地的好把式。他们在徐水河畔承包了三百多亩河滩地,全种了小麦,那一片片金黄的麦浪,看着可真喜人。 可一到麦熟季节,那帮馋嘴的鸟雀就贼精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