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沉,我自己走

老沉,我自己走

把《南非Travel Guide》搁到书吧结账台时,我听见一个声音说:彩虹之国,好地方! 我一抬头,就撞见了那双睿智的眼。后来,我叫他老沉。 老沉本姓沈。叫他沉,是因为他曾带给年轻的我深沉的感怀。那时,通常是他说话我仰望。 更多的时候,他对我说:傻丫头,

一株常春藤

一株常春藤

我结婚时用的花束是我自己精心挑选的,每一种花都有着不同的含义:蓝色鸢尾是我丈夫最喜欢的花,白玫瑰象征着纯洁的爱情,而预示我俩将白头偕老的是几根翠绿的常春藤。 婚宴上,我一只手端着一杯香槟酒,另一只手拿着一束鲜花,在人群当中来回穿梭,不时与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