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老天荒的爱情

地老天荒的爱情

我总以为,我爷爷和我奶奶是没有感情的,他们的结合是父母包办,结婚之前没有见过一面,当一顶小轿把奶奶抬到爷爷家时,爷爷还躲藏在屋里写大字,因为他说过,书法是他的情人,他可以不结婚的。 但他们还是拜了天地。洞房花烛夜的时候,爷爷不见了,他去找少

儿时的夏天抒情散文

儿时的夏天抒情散文

时不时地,我总不由自主地回想起童年时那明朗清爽的夏天,真的感觉那几年的夏天都特别的明郎,还特别的清爽!  还记得那盛夏的午后,全开的窗户,清爽的竹席,多么惬意的午睡时光。

怀念那些树抒情散文

怀念那些树抒情散文

我总也忘不了故乡的那条富江,是因为那些柳树,那是我见到的最老的柳树,看见那些柳树时,你就看见了沧桑,也就看见了岁月的皱折,那一排斜逸的垂柳,给那条碧绿的江水带来了历史,而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