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起||两个电话(小小说)

王起||两个电话(小小说)

文/王起 就在他打开卧室里的保险柜的同时,防盗门也传来了钥匙转动锁孔的声音。 你你是谁?!进来的是个中年男人,你怎么到我家里来了?! 他是个老手,多么复杂的情况都遇到过。他异常冷静地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淡定得像个主人。 我是谁,难道你还看不

王起||屋内的秘密(闪小说)

王起||屋内的秘密(闪小说)

文/王起 外号叫新闻办主任的老田,拿着一份文件去找办公室丁副局长签字,他走到门前举起手刚要敲门,听见里边有个女人的说笑声。他仔细听了听,原来是本单位漂亮的女秘书袁圆的声音。听不清说话的内容,但听得出袁圆叽叽嘎嘎的在说笑。他用手拢住耳朵贴在门

求骂,求打

求骂,求打

文/王起 儿子赶到医院时,父亲已紧闭双眼不能说话了。 爸,我回来了。儿子扑到病床前。 父亲没吭声。 爸,您睁开眼看看我行吗?泪水砸在父亲的脸上。 父亲没睁眼。 儿子跪了下去: 爸,您就骂我一顿吧。 父亲的嘴角连动也没动。 哦,您是舍不得骂我了?那就

醉狗

醉狗

文/王起 五魁首呀! 七巧七呀! 哥儿俩好呀! 村长家里正在划拳行令招待下乡干部。七岁的儿子丁丁第三次去小卖部买酒,回来时发现自家的大黑狗,在院子里转了几个磨磨后,咕咚一声向墙角的草堆里栽去。 丁丁跑进屋里喊道:爸,怪不得这酒老不够喝,原来被狗

王起||百字小说6篇

王起||百字小说6篇

文|王起 1,累 老婆:你现在的职位是很多人都羡慕的呀?你怎么还想调到乡镇去呢? 丈夫:累。 妻子:你整天陪在领导身边,又不干力气活,怎么还说累呢? 丈夫:腰累。 妻子:腰累? 丈夫:脸也累。 2,烧 这次干部精简,对那些不作为,有腐败行为的拦路虎一

王起||下了班赶紧回家(小小说)

王起||下了班赶紧回家(小小说)

文/王起 福田化工厂的工人们每天下了班,时常仨一撮俩一伙的到对面的老百姓家常菜喝两盅。唯独梁大块,下了班,换下工作服骑上电动车就往家里赶。 梁大块不但块头大,就连鼻子、眼睛、嘴巴、耳朵也是大得出号。特别是他那棉裤腰似的的厚嘴唇,说句囫囵话跟鸡

急救

急救

文/王起 1.急救 快快救救我。一个30多岁的小伙子用右手捂住流血的右腿,跌跌撞撞闯进急救室。 见他脸色苍白,痛苦不堪。她没顾上多问,示意他躺在单人床上,叫过一名护士同她一起处理伤口。看着从圆形的伤口里咕嘟嘟往外冒血,她知道,是枪伤。 止血,清理伤

娘家婆家

娘家婆家

文/王起 往前走一步吧。娘说。 爹也说,别熬着啦。 桂枝说:婆婆对我好。 婆婆再好也代替不了你男人。母亲说。 小姑还小,撑不起那个家。 那你还得等她长大了再嫁呀? 我不忍心 唉母亲叹了口气,你天生就是个操心的命。 爸、妈我还得赶紧回去。 你着啥急呢?

王起||拣鞋(小小说)

王起||拣鞋(小小说)

文/王起 老婆,我回来了。郝建良下乡扶贫回来,一进屋,边换鞋边喊,没人应声。 妈。他又喊妈,妈也没应声。 他发现鞋柜前多了一双六、七成新,瓦灰色的男式运动鞋。他猫腰拣起来看了看,是43码的,正好和自己脚上穿的是一样的号码。 嗯?这双鞋是谁的呢?莫

王起||牙(小小说)

王起||牙(小小说)

文/王起 大到九十九,小到不会走,男女老少济济一院,各自端着碗等着盛面条。 今天是金蛋蛋来到这个世界上正好100天,父母给他发百岁。在农村有把儿的跟没把儿的可不一样。这不,亲戚朋友几乎都来祝贺吃喜面,再加上院房的男女老少共计一百多口子,把个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