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 你 没 商 量

骗 你 没 商 量

骗 你 没 商 量 文/李飞(四川) 帅哥,送你一双保暖袜,我们公司在搞活动。刚走到车站附近,一个背着背包,拿着厚厚一叠袜子的中年妇女顺手把一双袜子递给了准备进站赶车的豪哥。 豪哥接过袜子,还没有来得及端详是好是坏,但听对方说是不要钱的也就乐意接

微小说:做饭

微小说:做饭

微小说:做饭 文/木杉 我们驻外工作小组一共四人,住在公司给租的一套公寓楼里,每人一个单间,每天轮流做饭,每人做一天。 今天轮到我值日,由于以前自己做饭的时候极少,没什么经验,加之心里一直在想着做什么比较适合大家的口味,所以翻来覆去睡得也不踏

【战友情思】

【战友情思】

【战友情思】 文/喜来 自从燕赵朔风 吹散了我们青春的身影 自从渤海浪涛 湮没了我们军训的吼声 我时常仰望星空 思念绿色的军营 寻觅芳华时光 追忆战友面容 抚摸着泛黄照片 送走一个又一个黎明 回首青春 我们 无怨无悔笑傲人生 在那激情燃烧的年代里 虽没惊天

微小说巜梦的辩证》

微小说巜梦的辩证》

微小说巜梦的辩证》 文 /水墨丹青 我们每人无法知道十年前3月23日上午9点时自已在干什么,故事的发生尽管是真实的,但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发生、发展、结局尾声要梗概了。 我荣幸地成为故事的主人翁。好,不卖关子了,故事是这样的: 我经年睡眠不好,入

#8203;黑夜突然降临(小说)

#8203;黑夜突然降临(小说)

让我们一起点亮心灯 抗疫专栏 黑夜突然降临(小说) 文∕黄梅英 圆溜溜的眼睛,尖尖的嘴巴,奓起的胡须,肉塌塌的肚子,扑扇着一双翅膀的东西,正呲牙咧嘴,绕着他吱吱尖叫,一次次俯身向他猛扑,他手忙脚乱地躲闪着,大声求救 戴维猛然从惊悸中醒来,发现自

经典赏读|| 朱占强:身后的狼(小小说)

经典赏读|| 朱占强:身后的狼(小小说)

朱占强 我们公司资不抵债,被一家私营企业收购。在最后一次全厂职工大会上,行将离任的厂长说:是机遇也是挑战。纯粹的官话套话安慰话,机遇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挑战则是必须面对失业的现实。 一筹莫展之际,我突然想到了常明。 我和常明是高中时的同学,彼此

我们种一个城堡吧!

我们种一个城堡吧!

有一个叫杰克的男孩,他拥有一块漂亮的土地。 可是我该种些什么呢? 杰克自己也拿不定主意。他想种一片花田,这样每天都能闻到芬芳的花香。他也想中一片果树,这样就能收获沉甸甸的果实。他甚至只想种一片草地,然后每天躺在上面看着天空和云彩。 于是杰克的

我们只能是朋友

我们只能是朋友

他慢慢走向她,他眼睛认真的看着她,一眨不眨。 她低着头装作没看见他,心里哀求着他别来靠近她。 她只是普通的女孩,虽然也会做王子梦,但是现实里的她,脸上挂着冷漠的样子,习惯沉默。 而他成绩好,长得帅,学校的女生喜欢着迷他。 她每次见到他始终装作

小小说《青菜鸡蛋面》

小小说《青菜鸡蛋面》

徐 军 一定要离婚吗?我们结婚都二十年了!梦工厂主题咖啡厅里,紫莹含着眼泪恳求石湘。 不要再说了!我对你早就是左手摸右手的感觉了。石湘冷冷回话却不敢正视紫莹。 沉默了半个小时,桌上的咖啡早就凉了,紫莹揩干眼泪:既然你决定了,那就好合好散吧。你都几

悲伤世界,忧郁之河

悲伤世界,忧郁之河

我们都是一群自私的凡人而已。 我们没有献出我们的宽容,而把他当作献祭的黑羊推了出去,成全了我们那时候的义正词严。 所以有些眼泪,才会流的没有价值。 在众矢之的的人,很容易成为两个极端。 我们总是自以为是的用片面去判断,那一个极端是好的,哪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