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水镇

冷水镇

冷水镇 文 / 杨留坤 忽然想去一趟冷水镇。照理说我应该忘了冷水镇,连同冷水镇这三个字。 忘了是哪一年去的冷水镇,一次或是两次。离开它二十多年了,不,有三十年了吧。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我以为自己已经把冷水镇忘干净了,可是怎么又想起来了呢,竟然还想

爱要怎么说出口

爱要怎么说出口

和他相识在一个笔会。后来,她就把他忘了。直到有一天他打来电话,她想了好久,才把他从记忆里翻出。她开玩笑说怎么现在才来电话?他说想得实在受不了了,所以打。她不信,当然不信。 他告诉她,过两天会路过她所在的小城,想看看她。她说好

三十元的秘密

三十元的秘密

她从男人家出来已经是清晨了,忘了多少个这样微亮的光,伴着她走出那小巷子。记得每次离开男人家的心情,都像是再也不会回来了一样。 尽管心里明白,但她必须承认有时孤寂的感受是需要跟人分享的。 那天的清晨她像往常一样叫了一部全台湾都一样单调的黄色计

千年一梦

千年一梦

忘记是如何开始的,就像,忘了是怎样结束的。 那是一段美丽的年华,那个二十一岁的秋天。他像一首古老的歌,绵长深远,不腻不俗;他又像一株向日葵,浓烈地开着,在那个夏末。炙热的气息,如阳光般温暖!我想,我应该是先恋上了这种温暖,然后才恋上他的。

忘了自己是谁

忘了自己是谁

王志这天早上来到福田区捡破烂,捡着捡着,一不小心捡到了一张昨天的旧报纸。他不经意地拿在手上翻了一下,突然一条消息抓住了他的眼球:《你能干什么》电视剧摄制组在深圳招聘中老年演员。今天已是最后一天了。王志今年五十岁,扮演中老年演员还是挺合适的

忘了

忘了

忘了:2017年11月9日星期四 轻霾 今天,我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我和妈妈边走边聊。 妈妈突然想起来,对我说:“哎呀,忘了!” 我问:“什么事忘了?” 妈妈说:“本来应该给你煮冰糖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