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中会丨检举信(微小说)

郭中会丨检举信(微小说)

作者:秋谷 从那远祖就时刻不会忘记 让子子辈辈 隆起的一堆 紫气升腾龙凤起舞 从母生下那一刻起 守着摇蓝的父亲 总愿踮起脚尖把天上 最亮的星光摘给你 给你起个响亮的名字 天下第一 你我拾荒 走了这么多年的路 总是装着这重重的份量 生怕落地无声 又怕伴着名

如何忘记一个人

如何忘记一个人

那一年,你失恋了。 这个城市里,每天可能有成百上千个人在遭遇失恋,但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无法说忘记就忘记。于是你在清早起床时想起他,在拥挤的电梯里想起他,在寂寞的晚餐时间想起他。你甚至感觉自己无可救药了,越想忘记一个人,那个人的声音偏偏似晚钟

时间之葬

时间之葬

旧事是一只恋家的狗,追随不肯去。 有些事,不是忘记,只是不再想起。 旧去的毛衣,是石棺石柩,睡了死去的爱情。 他认定,她就是他要一生围炉夜话的人,所以早早地,就计划了秋与冬。而那时,他们都还年轻。 是秋风微凉、阳光还暖的日子,午后阳台上,她照

没有下雪的北京、成全了我的爱情

没有下雪的北京、成全了我的爱情

忘记这是第几次坐在这个咖啡馆了。面前的卡布奇诺都快喝完了,蓝怡低着小脑袋,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弹着桌子,眼睛偶尔偷偷的瞟向那个清冷瘦长的身影。怎么办?脸都快皱成一团了。回想几个星期前: 小怡,你说今年冬天北京会下雪吗? 当然会了,才11月呢。 我

多久才可以忘记一个人

多久才可以忘记一个人

要多长的时间才可以相遇一个人,又要多长的时间才可以喜欢一个人,又要多长的时间才可以忘记一个人。 有一个叫做路的男孩,他说他喜欢过一个女孩三年,也为了她荒废堕落过三年,也为了她流过很多次的眼泪,可是那个女孩却从来没有喜欢过他,甚至没有回头看过

千年一梦

千年一梦

忘记是如何开始的,就像,忘了是怎样结束的。 那是一段美丽的年华,那个二十一岁的秋天。他像一首古老的歌,绵长深远,不腻不俗;他又像一株向日葵,浓烈地开着,在那个夏末。炙热的气息,如阳光般温暖!我想,我应该是先恋上了这种温暖,然后才恋上他的。

夜,白玫瑰的葬爱

夜,白玫瑰的葬爱

其实,不是我不肯忘记,我只是怕,没有人给你送你爱的白玫瑰,你的笑靥会去哪里,没有人为你流泪,花儿,很快就会枯萎。 你知道吗?渐渐地,我爱上了雨,尤其是雨夜,因为我始终还惦记着,没有了我,谁为你打